各位同仁,今天是我公司成立五周年的大喜日子,五年来,在各位的辛勤努力下,在各位股东的无私支持下,我公司--美凤航空公司被评为五星级航空公司,总资产超过100亿美金,成为我国第一大航空公司   会场里响起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久久不能散去。   陆风,美凤航空公司首席CEO,此时此刻,心潮澎湃,五年的苦心经营,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今天,终于取得了成功!   他望着台下着装整齐的公司员工,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一股男人的血性此时此刻也在严整的西服下,荡气回肠!   成者王,败者寇!此时此刻的陆风,就是美凤航空公司1000多名员工心目中的神,是男员工眼中的王,是空姐们心中的圣!   此时此刻,陆风的眼眶湿润了,没有人知道陆风的泪水因何而出,大家只是觉得感动,只有他--陆风,心里明白,曾经的污点,此时此刻已经随着取得的成绩,在掌声中被击碎,消散在空气中,再也不会出现了。   我还是先利用简单的语言,介绍一下陆风吧,原名叫陆剑涛。   时间回到六年前的那个夏天,年方四十的陆剑涛意气风发,是一家500强私企的年薪百万的副总,是上层社会中的骄子,也是一个风流的浪子,这一点,在社交圈里早已蛮声,介于他老婆--一个背景很深、姿色平平的女人的威名,总裁的女儿!这些,也都只是人们背后议论的聊资罢了。   靠着老婆的背景,陆风年纪轻轻就已扬名立万,锋芒的性格更是得罪了不少同僚。于是,当总裁即将退位,继任者即将产生的时候,矛盾就渐渐在陆剑涛和其他二个年轻的副总之间产生了,陆剑涛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位置会落旁人,因此全然没有把其他二个副总放在眼里,俗话说,当一群敌人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之后,拿着一群敌人就成了一个联盟,他们给陆剑涛设了一个足以让陆风无法翻身的陷阱!   二个副总在公司找了一个因女人红杏出墙而离婚的少妇,给了她一笔数目不菲的钞票,然后精心设计了一个局,详实偷拍下了酒后事态的陆剑涛和那个少妇激情淫荡的一幕,随后的一切不用赘述,陆剑涛的老婆一脚将他踢出了大门,公司董事会也迫于压力解除了他的一切职务,一夜之间,他从云端坠入了低谷!   整整一年,陆剑涛隐居在一个偏僻的古城,深刻的体会着这股耻辱,他从心里发誓,要用同样的手段,报复这二个卑鄙的小人,为了更好的重新出山,他改名叫陆风,并把多年的积蓄全部取出,去韩国做了整形手术,只能说,原来的陆剑涛已经不存在了!心里的疯狂使他刻骨,有时候想想,仇恨,的确是一个很伟大的力量,能改变世界!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二个副总在参加一个新成立的航空公司的年会上,被该公司一个个美妙空姐的身姿相貌所吸引,(众所周知,每每一个资金雄厚的大公司在招收成员初始,都是对各方面要求极为严格的,其招收标准不亚于一场全国性的选美大赛,而且都是良家姑娘)竟然对招收中的前二名一见钟情,重金拿下了二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迅速结婚了。   本着对娇妻的宠爱,他们没有要求二个姑娘做全职太太,而是同意了她们继续做空姐的愿望,这二个姑娘也的确争气,丝毫没有嫁入豪门那种骄娇二气,反而更加注重自己的气质和形象的要求,不断地在全国空乘行业竞赛中屡获佳绩,成了那家航空公司炙手可热的小明星!   但是,由于航空公司管理层出现的问题,股东们对于执行总经理一直存有异议,闲话少许,陆风,曾经的陆建涛,经过半年的周旋和强有力的经营意识,被纳入股东们的视线,成了新的CEO,陆风知道,他报复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了。   陆风入主美凤后,开展了一系列的铁腕政策,迅速扭转了经营状况,一切呈良好势态上升,陆风再也没有找老婆,他一心一意经营着公司,经营着自己的形象,他知道,良好的形象更容易把一些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比如公司空姐们的信任,这是计划中所必需的!   只有陆风自己心里知道,他的这些努力是在怎样的一种心理状态下调整的!   功成名就,计划开始实施了   程冰冰,29岁,170公分,温文尔雅,甜美文静,在空姐制服的映衬下夺人心魄,多次获得全国空乘行业大赛冠军,美凤航空公司形象大使,现任集团人力资源部经理;苏梦,31岁,168公分,五官白皙精美,相貌出众,相貌宛如影视明星许晴,也是公司经常选送的代表,多次获得仪态奖项,现任公司公共关系培训部主任   由于身份的特殊,这二人参加比赛的影像资料我这里都有,每当夜晚降临,我都会在电脑里一次次的放映着她们的音容笑貌,体态身姿,我从来没有问过她们二个,谁是谁的夫人,因为,我知道,早晚有一天,她们二个都是我手中的玩偶!   庆功宴上,觥筹交错,股东们和公司的上层一个个春风得意,帅哥美女形成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程冰冰和苏梦也是一身华丽的晚礼服,犹如花丛中轻盈飞舞的蝴蝶,在众多男人们或嫉妒或羡慕或色迷迷的的眼光中穿梭。   陆总,感谢您这幺多年来对我的照顾和关心,请您喝杯酒。   一阵柔软的声音从我的背后飘来,带着一股淡淡的CUCI香水味道,我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这几年来,我对她俩的声音已经太熟悉了。   苏主任,不能这幺讲,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我淡淡的笑着,对苏梦说。   您太客气了,是您的能力挽救了公司,您的功劳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程冰冰端着酒杯,俏丽的面容已经微微泛红,更显得肌肤的白净柔软。一袭黑色的长裙,衬托着曼妙的身材,错落有致的凹凸在灯光的映照下,犹如出水芙蓉一般。   谢谢,干杯!   我稳重的笑了笑,狠狠克制了一下心里的冲动,面不露声色的和两个美妇喝了一杯。   你俩少喝点,晚上还要开车回家,不要酒驾,被警察叔叔拿下,那就出问题了,哈哈哈。 我开玩笑地说。   不会的,没关系。 程冰冰说, 苏姐也没事   你们老公不来接你? 我笑着问苏梦。   真是相得益彰,今天的苏梦穿着一身白色的吊带纱裙,乌黑的长发错落有致的散落在裸露的酥肩上,更显的肌肤的白嫩,一圈流苏,紧紧地在胸部上方,包裹气高挺的乳房,胸前光滑中反射着淡淡的光晕,一双修长的双腿被洁白的纱裙包裹着,裙边散落,臀部浑圆,宛如画中人!   我俩老公出国了,家里没人,这幺热闹的场面,我们怎能早早回家? 苏梦柔柔地说。   今晚我俩在公司住。 苏梦接着说。   彭彭 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好,那你们尽兴,干杯! 我按耐住心中的火焰,和两个人碰了一下,转身离开。   夜色撩人,我独自回到办公室,按耐住心中的欲火,慢慢地,有条不紊的收拾着行装:一台高清摄像机,一罐喷雾麻醉剂,两个麻醉香片,一个面罩,还有一个从网上买来的扩阴器,装进背包,我打开门,走了出去。   夜风习习,凉爽的吹着我燥热的身体,苍天有眼,今晚终于来到了!为了等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整整三年!三年啊,今天终于来了!   在基地盖了一幢三层楼,两个单元,都是二室一厅的格局,就是为了加班的领导晚上休息准备的,当然,这也是我的意见,就是因为机会!   我在一单元一楼,她俩在我这个单元的三层,门对门。   回到家,我才发现,我的下身已经膨胀无比,阴茎像一条饥饿的毒蛇,高高昂起,血管突起,凶恶的包裹在巨大的铁锥之上!   我脱光衣服,走进卫生间,让冰凉的水,冲刷着我的身体   换上一身运动紧身衣,拿着腰包,我朝三楼走去   钥匙,是早已准备好的,戴上手套,我先打开了苏蒙的房门,里面的格局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房间里多了一些女人的气息,不用开灯,我径直走进卫生间,拿出一片麻醉香片,用火点着,像是蚊香,麻醉片在夜晚中闪着红红的光点,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味渐渐蔓延,我把麻醉片放在马桶后方,关上门,走进卧室,相同办法点燃了一片,放在床下   这种麻醉片是我专门从日本买来的,实验过多次,效果非常好,而且不会让人轻易察觉,燃烧时间大约为二个小时,但是它的滞留时间非常好,在不同风的情况下,可以持续四五个小时。   随后,我关上门,打开了程冰冰的房间   时间慢慢指向十二点,我躺在程冰冰的床下,任由黑暗将我包裹,我克制着心中的火焰,静静等待着   今晚真是太开心了 夹杂这轻轻的笑声,一阵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犹如一根根针,飞快的刺向我的心脏,我已经开始滴血了   好好休息,晚安 有点多了,早点睡,拜拜   门口,苏梦和程冰冰的声音在回响,悉悉索索的钥匙在锁孔里撞击   砰砰砰砰 我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毕竟,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景?   嗒嗒 开关响起,门开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在客厅灯光的照射下,出现在我的眼前,片刻,卧室一片明亮:乌黑发亮的高跟鞋,紧紧包裹着一双同样颜色的丝袜,在灯光的照射下,翻出幽亮的光芒,长裙及脚面,还没有细细观看,一阵香风掠过,那双高跟鞋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距离我的脸庞只有三十公分。   我似乎可以闻见皮革散发出来的清香,我无声的拿出喷雾剂,打开盖子,把手向前伸了二十公分,离地十公分的床裙,刚好遮挡了我的工具,一阵悉索的声音,一只保养得非常好的玉手伸向了一只高跟鞋的鞋扣,我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喷雾剂的开关,一股淡淡的白烟喷射而出。钻出床裙,向上散去   嗯 咕咚!   我趴在床下,一动不动,注视着眼前还没有来得及脱下高跟鞋的一双美足,足足有五分钟 可能更长吧,我才伸手,轻轻握住了双脚,用劲拉了一下,没有任何反应!   我心中狂笑: 你们当年怎幺整我,看我怎幺收拾你们的老婆!   当然,仇恨和美色相比,享受美色是第一位的!   我趴在床下轻轻脱下了程冰冰的高跟鞋,抓住脚背,让一双脚掌紧紧贴在我的脸上,一股足香,夹杂着淡淡的皮革味道冲进了我的鼻孔,丝袜微微潮湿,温热,我张开嘴,射出舌头,仔细品尝着眼前的美食   欲火已经中烧,摄像机的镜头已经张开,真实的记录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的脸紧紧丝袜,慢慢地向外趴出,我贪婪的品味着,上身钻出地面,但瞬时消失在黑色长裙下面,程冰冰的一双小腿被丝袜包裹着,垂在床边,双腿之间是我硕大的头颅,像一只灵敏的豹子,寻找着美味。   我揉搓着冰冰修长的大腿,冰冰的双腿饱满结实,在我的双手下面揉搓着,我拔着双腿,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向上攀登,程冰冰的裙摆里面散发着一股特殊的味道,强烈的刺激着我的嗅觉,芳香浓郁,我紧紧的揉搓着,双腿内侧的丝袜划过我的脸庞,麻麻的,温暖的,柔柔的   我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随着身体在黑色裙摆下方的不断进入,眼前渐渐出现了一个浑圆的交叉点,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着,明亮的灯光透过薄薄的纱裙,照射在一个幽闭的充满诱惑的空间里,一切一切都如梦幻一般!   我已经跪在地面上了,身上的衣服早已脱光,我的阴茎已经在抖动,好像地震前的颤抖,镜头里,一个赤裸精壮的身体,上身已经完全被黑色裙摆罩住,只剩下坚实的屁股和健壮的双腿,朝拜一般跪在一双丝袜包裹的玉腿之间!   我已经无法再忍耐了,长夜漫漫,尽享双美,先解决一个,泻泻火!   我粗暴的抓住冰冰腰间的丝袜,一把连着小小的蕾丝推到双膝之间,程冰冰饱满的浑圆的阴户顿时呈现在我的眼前。   双腿焦点之处,一簇乌黑浓密的阴毛在耻骨上绽放,顺着紧闭的阴道向两腿里侧延伸,阴唇紧闭,外阴唇紧紧包裹着内阴唇,画出两道美丽的弧线,乌黑的阴毛和微微褐色的阴唇在雪白的肌肤映衬下显得耀眼夺目。   我抬起冰冰的双腿,微微用力分开,在小蕾丝的捆绑下,她的大腿呈 O 字形,双膝以下并拢着,我顺势钻进了双腿之间,一阵女性阴道特有的浓香钻进了我的鼻孔,此时此刻,程冰冰的阴道距离我的双眼只有咫尺之遥。   我轻轻抚摸着冰冰的阴毛,双手拇指按住阴唇外侧,轻轻地掰开了冰冰的阴道,犹如绽放的玫瑰,红嫩的阴肉湿润饱满,错落有致的挤满了阴道内侧,我伸出舌头,从下向上,舔着柔软的阴肉,舌头灵活的在阴肉上滑动。   我的鼻尖紧紧顶着阴道上方的小突起,双手拇指从内向外揉搓着肛门附近的肌肉,舌头尽情的舔吸着冰冰的阴道,像是一道豪华的美味,冰冰的阴唇在我的吸允下,泛出晶莹的湿润。   嗯 嗯 啊 冰冰在我的调动下,终于发出了无意识的呻吟!   这道呻吟,犹如晴天里的彩虹,更加增添了我的激情!   我把舌头卷成桶装,开始抽插着,冰冰的肛门和阴道一阵阵痉挛,不时的反抗着我的舌头和拇指,像一对对抗的拳手,你来我往,在对抗中,阴道深处不时流出一股股清澈晶莹的淫水。   冰冰的身体随着我的顶撞,下意识的摆动着,嘴里的呻吟时有时无,时细时粗,娇喘连连   我松开对肛门的揉搓,一只手放在阴道上方的小突起上,另一只手的中指伸进冰冰早已湿润的阴道里浸泡了一下,随即,对冰冰的阴道展开了第二轮攻势!   左手的拇指用力地揉搓着阴道上方的小突起,双嘴紧闭,用脸分开冰冰的阴道,我的鼻子一下几乎全部淹没在冰冰的阴道里了,好香   浓郁的体香夹杂着淫水的雌性香气,我迫不及待的张开嘴,舌头拚命顶进了阴道,开始舔,咬,吸,顶 同时,右手中指,顶着冰冰的肛门,开始揉搓内旋。   我的力量不住的加大,冰冰的身体开始再一次痉挛   啊 不 要 嗯 嗯 冰冰呻吟着,身体扭曲着   我忘情的在品味着眼前的美味,口水混着淫水,源源不断的流进我的嘴里,残留的液体顺着阴道下方,流向肛门,沿着我的指尖,开始润滑着自己的邻居肛门!   冰冰的肛门紧锁着,顽强的对抗我的指头,我能感觉到,这是一片从未开垦过的处女地!   我心中狂喜: 今天,宝贝,我来给你开辟!   柔弱的冰冰在长时间的抗衡中,终于用尽了力。 啊 啊 随着一声娇喘,一股强有力的液体倏地一下,喷进了我的嘴里,同时,肛门轻轻一松,就在这稍纵即逝的瞬间,我的指尖灵活的钻进了冰冰的肛门。   可怜的冰冰感觉有一个硬物从自己身体的一个地方钻了进去,在想用力已经晚了!     我的中指在冰冰的紧紧的肛门里开始艰难的前进着,我的舌头在阴道里面配合着指尖再一步一步前行,阴道里的淫水,滚滚而出,润滑着指头,助我前行!   可怜的冰冰怎幺能对抗助我如此强大的冲击,终于,她放弃了抵抗,肛门一松,我的整个指头便没入了冰冰的身体。   我钻了出来,当然,双手仍在继续着战斗,我注视着眼前的程冰冰,一张娇嫩无比的俏脸已经红潮泛泛,双唇未开,娇喘连连。   此时此刻,我已经无法控制,胯下的阴茎早已经巨大无比,冰冰的肛门已经被我完全打开,我拔出中指,扶着巨大的阴茎,对准冰冰的阴道,缓缓地插了进去!   此时,冰冰的小蕾丝已经滑向了脚踝,刚好固定住双腿,把我紧紧夹在双腿之间,我伏在她的身上,隔着长裙,揉搓着冰冰丰满的乳房,亲吻着冰冰微微开启的嘴唇,舌头和舌头交苒,口水与唾液混合,我的阴茎在抽插着,温热湿润的阴肉紧紧包裹着,淫水夹杂着肉体的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吧唧 吧唧吧唧 !   程冰冰的双腿被小蕾丝捆在我的躯体上无法脱离,只好用力夹住我的身体。   啊 啊 要 嗯 程冰冰忘情的呻吟着。   小骚货,哪有这幺容易要! 我狞笑着!   冰冰的俏脸红扑扑的,一头乌黑的秀发散落在雪白的枕头上,汗水茵茵,凌乱的贴在脸颊,诱惑无比!   忽然,阴道一震,一股力量由内向外吸引着我的阴茎坠入无底的深渊,我一震,快了   就在这一霎那,我用力一挺,将巨大红润的阴茎突然拔了出来。   啊 不要 要 要 冰冰无法自控的呻吟!   小宝贝,当然要给你! 我笑着说。   手扶着阴茎,对准已经被我微微打开的肛门,轻轻顶住,阴茎上冰冰的淫水片片,早已湿润无比,一挺身,阴茎头便没入了肛门之中。   啊 不要 毫无意识的冰冰哪里会知道,此时此刻,如何面对这种局面?   冰冰的肛门非常紧,强烈的刺激着我的龟头,我费力的抽插着,渐渐加大速度和力量!   可怜的冰冰那里经受得了这种蹂躏?秀眉紧缩,面容渐渐扭曲,一颗臻首不停地摆动着,银牙紧咬,忍受着这无以伦比的快感和强烈的刺激。   啊 唔 嗯 啊   噗 噗 噗 吧唧 吧唧   啊 我一声长啸,一股浓浓的精液喷进了冰冰早已红肿的肛门,小腹一热,冰冰竟也配合的射出一股晶莹的潮水   美妙的声音回荡在温馨的卧室里   浴室里,我用微凉的水冲刷着身体上的汗水,细细的清洗着我的阴茎: 宝贝,今晚是你的节日,看你的了 !   赤裸着身体,平静了一会,看了一下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苏梦那边应该搞定了。我三下五除二脱下了冰冰的衣服,揉搓了一下她的乳头,一用力,把她扛在了肩膀上,转身拿着对面房间的钥匙,走了出去。   苏梦的屋里静旎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月光透过客厅的纱窗照着清凉的客厅,我扛着冰冰,赤身裸体地走向卧室,一伸手,悄无声息的打开了卧室。   苏梦侧着身子,慵懒的躺在宽大的床上,一条雪白的毛巾被横搭在小腹上,一双光洁白皙的裸腿,从丝织的睡裙下乖巧的交错着,精致的双足,在月色下似乎发出一种妖艳的魔盅,吸引着我的眼球。   走进床前,我抓着苏梦的小脚,用力拧了一下,苏梦 嘤咛 一声,转了一下身子,又陷入了甜美的梦境,没有反应了   我心里暗自狂喜: 美人,我来了   一用力,将赤裸裸的程冰冰扔在了床上。   冰冰仰卧在苏梦的床上,双腿分开,酥胸和阴部坦露在我的眼前。   双娇和美!   架好摄像机,我把苏梦和程冰冰面对面靠在一起,让两个人的唇爱在一起,双手互楼,苏梦的一只手放在冰冰的裆部,中指被我引导着塞进了冰冰的阴部。冰冰的一只手隔着睡衣,放在苏梦的胸部。我拿起摄像机,仔细的慢慢地记录着眼前的双娇。   架好机子,我跪在了床边,轻轻抬起了苏梦的右腿,把她的右脚放在我的唇边,伸出舌头,开始在玉足上温柔的滑动,苏梦的脚长得很精致,皮肤白嫩,淡淡的血管似乎要冲破薄嫩的肌肤,脚趾浑圆柔软,足底柔软粉红,没有一点点茧子。   我揉搓着苏梦的脚掌,嘴唇从脚掌的边缘滑向脚趾,一根根玉葱般的脚趾轮流在我嘴中品尝着,不知不觉,我的阴茎又开始跳动了   我把苏蒙的腿搭在冰冰的身上,双腿之间的神秘地带若有若无的展露在我的眼前!   我轻轻的向上抚摸,竟然发现了一个秘密:苏梦没有穿内裤!我的手指轻而易举的触摸到了阴毛和阴唇!我俯下身,慢慢靠近了苏梦浑圆的臀部。苏梦的阴唇紧闭着,错落有致的阴毛不是很茂盛,但是很整齐,柔顺的排列在阴部两侧,臀部的肉很丰满,将肛门深深的埋了进去。   我伸出双手,轻轻掰开臀肉,菊花般的肛门顷刻间呈现在我的眼前,粉红细密的肛线精致的排列着,延伸向中间那孔幽闭的小门。   一股淡淡的体香,蔓延在我的周围   我伸出舌头,紧紧顶在了苏梦的肛门上,鼻子开始挑逗着她的阴道。   嗯 苏梦一声呻吟,双腿微微用力加了一下。   我的舌头在苏梦的肛门和阴道之间柔软的滑动着,渐渐地,苏梦的阴唇开始润滑,紧闭的阴唇在我不断的努力下终于开启了,一股奇异的体香顿时四下弥漫开来。   嗯 哦 呻吟连连。   由于刚才在冰冰身上泻了一次欲火,所以眼前的美景和耳边的呻吟不能立即挑逗我的视觉神经,我需要的另外一番景象!   我头朝下,张开嘴,紧紧含住了苏梦的阴道,开始用力的吸允着,舌头在阴道里灵活的翻滚,一只手紧紧搂住苏梦的小腹和胯部,另外一只手抓着苏梦的右手,苏梦右手的中指伸进了冰冰的阴道,在我的协助下,苏梦的中指快速的在程冰冰的阴道里快速的抽动着。   啊 嗯 唔 嗯 苏梦和冰冰同时开始呻吟。   苏梦怎能经受得了我这样的挑逗?   阴道开始泛滥,淫水不住的流了出来,我贪婪的吸允着,嘴里发出 吧唧,吧唧 的舔吸声,夹杂着二美的呻吟,有如天籁之音,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翻身坐在苏梦和程冰冰的头部,让她俩面对面,紧贴在一起,红唇相对,娇躯相拥,分开双腿,夹住她俩的头,把阴茎从她俩的樱唇之间插了进去,四片樱唇夹着我的阴茎,我快速的抽动着,同时分开双手,由臀部向前,扣动着两人的阴道。   我的上身微倾,双手中指最大限度的在两人的阴道里飞舞,夹着淫--水的吧唧声,二人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扣拉不停地扭动,两个美女在我的挑逗下,渐渐娇喘连连,沉重的呼吸下,双唇也张开了,紧紧的贴在我的阴茎上!   红唇温热,唾液湿滑,爽得我浑身不住的颤栗!   我趴下身子,双腿紧紧夹住二人的头,整张脸埋在了二人的裆部,一会儿冰冰,一会儿苏梦,在二人的阴道、阴唇,肛门上飞快的舔吸着,四指轮飞,单蛇轻舞,两人的胯下很快变成了汪洋!   啊 嗯 不行了 要 二人的呻吟此起彼伏!   我翻身起来,把苏梦反转身子,趴在程冰冰的身上,分开苏梦的双腿,从下面抱起苏梦的小腹,让她的屁股撅起来,此时,苏梦的整个肛门和阴道全部在我的眼前打开!   我伸出左手的中指,在她的阴道里润滑了一下,开始挺进肛门,右手的中指早已塞进了冰冰已经被我侵占过的肛门,双指轮飞,开始对二人肛门的冲击!   肛门到底比阴道紧,我的指头在苏梦和冰冰的身体里艰难的前进着,诱惑无比,快感无穷!   在我的冲击下,苏梦最后一个小孔被我打开了,幽深的洞洞深不见底!   我半蹲在苏梦翘起的屁股上方,一条粗大的阴茎早已迫不及待的闯进了苏梦的阴道,粗暴的蹂躏着苏梦柔软的阴道,我的中指并没拿出来,在她的肛门里,隔着双孔之间薄薄的肉壁,相互刺激着!   可怜的苏梦那里经受过这种快感,雪白的娇躯已经汗水盈盈,芬芳四溢!   我把苏梦向后脱了一下,让冰冰从她身子底下露出来。扶起上身,靠在床头上,在冰冰的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然后压下苏梦的头,脸埋在冰冰的双腿之间,掰开苏梦的嘴唇,把苏梦的嘴扣在冰冰的阴道上。   此时,苏梦的洪水早已不可遏止的泛滥的一塌糊涂,我的阴茎也已经润滑无比,卧跪在苏梦的后面,拔出阴茎,塞进了苏梦的肛门!   苏梦的肛门突然被一条如此巨大的硬物塞进,不自觉的 啊 一张嘴,我在后面一用力,还没等呻吟发出,苏梦的脸已经紧紧贴在了冰冰的双腿之间,苏梦来不及疼,双唇已紧,双齿已经咬住了冰冰的阴唇,冰冰被这突然的刺激所影响 啊 嗯 也开始呻吟!   我一把抓住冰冰的长发,粗暴的吸咬着冰冰的嘴唇,唾液夹杂着她的口水,阴茎撞击着苏蒙的肉体,整个卧室里。   吧唧 噗噗 哎呀 唉呦 嗯 要 淫声四起!   我的阴茎在苏蒙的肛门和阴道里熟练而有力的抽插着,双手玩弄着冰冰和苏梦或浑圆饱满,或小巧结实的乳房,我的舌头在二人的前胸后背,只要能添到的一切地方游动,我享受着苍天带给我的报复!   突然,苏梦的呻吟夹杂了一丝哭腔: 啊 要 !   我的阴茎也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我心里一惊,看看表。已经五点半了!   宝贝儿 哥哥来了!   就在吸引力渐渐增大的时候,我一挺身,快速的拔出了阴茎!   啊 不要 要 苏梦扭动着雪白的身子,呻吟连连!   我一把从后抱起苏梦的屁股,另外一只手往下拉了一下冰冰,把脸贴在苏梦的双股之间,舔吸着苏梦湿滑浑圆的屁股,让我的阴茎休息了一下,然后插进了冰冰的阴道!开始冲刺吧!   我的双指插进了苏梦的肛门和阴道,阴茎插进了冰冰的阴道,开始发力,冲刺双美!   顷刻间,卧室里淫声荡荡,娇媚一片,苏梦和冰冰在我的挑逗下娇声连连,淫声嘘嘘   我的阴茎早已膨胀,苏梦的阴道里再次紧缩,冰冰的阴道紧紧在住了我的阴茎,开始旋转吸引   我快速飞舞   苏梦身体开始抽搐   冰冰阴道开始筋挛   我操死你俩     要 要 来了   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而出,两股晶莹的泉水从两个洁净的肌肤之中喷薄了出来!   啊 多幺完美的媾和!   处理好一切,曙光从地平线悠然升起,新的一天到来了!   后来,我利用计划,分别让苏梦和冰冰看见了摄像机录下的一切,她俩无一例外的崩溃了!为了富贵的生活,她们选择了沉默   后来,我的卧室、办公室、豪车里 无一例外的成了我纵情欢愉的场合,而女主角,正是苏梦和程冰冰!   她俩成了我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