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建设的手术书是我签的字,就在家属栏上,我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那一刻我把自己豁出去了,要是手术有个闪失,我愿意让黄建设的父母给割了。
  李佳丽给我来了电话,询问黄建设的情况,我安慰她一切都很顺利,还开她玩笑说:「要是将来『某一方面』出问题,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李佳丽当然明白『某一方面』暗指什么,在电话里头啐道:「找死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黄建设被推进了手术室,我和杨柳、小琳、司机小刘几个人在手术室外头候着,心情都是忐忑不安,小琳更是双手合什祈祷道:「希望建设哥一切顺利!」
  黄依玲给我来了电话,焦急问我:「这两天你都做什么呀?怎么不给小静打个电话,前天晚上她都快急死了。整天气鼓鼓的,刚才不过说她两句,她拿起行李包就走了。」
  我急忙问:「那她去哪了?」
  黄依玲有些惊慌道:「我不知道啊,会不会回青岛了?」
  我心一急,骂道:「乱弹琴!那白雪呢?她没和小静一起吗?」
  黄依玲道:「白雪在这啊。小静一个人走的。」我不禁怒火中生,这黄静,变得越来越不像话,脾气也越来越大了。
  我安慰黄依玲:「好了。你也别急,我打电话找找她。」
  黄依玲道:「好吧。」
  挂了电话,我拨打黄静的手机,没想到却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的提示音。我又给胡晓宜、方清清打了电话,都说没见到黄静,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我心一横,还是黄建设的事要紧,这鬼丫头不懂场合,要闹就随她闹吧。
  杨柳关切地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摇摇头,说:「没事!」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抬手看看表,已经过了一个钟头了,里面依然没有什么动静,我内心开始紧张起来。杨柳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安,到我身边轻声提议道:「萧乐,不如我们到周围走走吧。」
  小琳在一旁附和道:「是啊,乐哥,医生说手术要两个多钟头呢。」
  我点点头,说:「那我们就走走。小琳,有什么事你立刻通知我。」
  小琳道:「行。我会的。」
  我和杨柳在医院里四处走走,写着「禁止入内」的地方我们绝对遵守,医院很大,有块牌子写着「全国百所三甲医院」,卫生部颁发的。在走廊及周围的显眼的地方,墙壁上都挂着「禁止收取病人红包」,并写着举报电话。杨柳不屑地道:「都是表面文章!暗地里还不是一样。」我笑了笑,知道她在说田主任,其实这世界上,真正能免俗的又有几人呢?
  医院环境非常不错,但对于进入这里的病人来说,无论环境如何,进医院就是痛苦的事,要不是身体出问题,谁愿意往医院里跑啊!我和杨柳走走看看,途中遇上了几宗抢救的,病人躺在推椅上,几个护士,有拿输液瓶的,有拿氧气瓶的,推着病人急急忙忙去抢救;又碰上两个出车祸的,一个血肉模糊,看样子已经死了,一个浑身是血,惨状吓人,杨柳吓得钻到我怀里,不敢再多看一眼。
  后面还碰到几起已经死去的病人,被送到太平间。杨柳一直抓紧我的手,不敢乱看。到了花园里,她才稍微平静下来。
  我感歎道:「人要健康活着,就该心满意足了!」
  杨柳也感歎道:「是啊,身体没有毛病,就不知道健康有多好!」
  正说话间,我的手机响了,我以为是小琳打来了,一看来电显示,却是小燕打来的,她告诉我,五一她不来深圳了,和林小玉、刘婷、高敏四人到吉林延边玩,我叮嘱她一路多加小心,小燕欢快地答应了。
  杨柳在旁突然问我:「你女朋友?」
  我呵呵笑道:「我妹妹。」杨柳有点惊讶,我反问她道:「那你呢?有没有男朋友?」
  杨柳脸上一红,羞怯道:「没有。」
  我不禁感到惊讶,杨柳人长得如此漂亮,居然会没有男朋友?我笑道:「我不信!」
  杨柳乜我一眼,道:「不信你还问?」
  我笑嘻嘻道:「你这么一个大美女,居然没有男朋友,实在可惜了。」
  杨柳不解,问道:「可惜什么?」
  我装作一本正经道:「可惜就是可惜。要是早点认识你,我就追你了。」
  杨柳又是乜我一眼,道:「没点正经。你现在要行动也不迟啊!」没想到她作风如此大胆,我本想开开她的玩笑,却被她反将了一军,只好「呵呵」一笑而过。
  不想杨柳却不放过我,追着我问:「那你和小琳是什么关係?」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此问有何意思?于是答道:「没有关係。」
  杨柳笑道:「我不信!」
  真有趣,刚才我问她的话,如今调了个了,我学着她的口气道:「不信你还问?」这下连杨柳也觉得有趣,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当我俩回到手术室门口,时间已经快两个钟头了,小琳开始不耐烦地在门前走来走去,见到我俩,口里叫道:「乐哥,你们说会不会有危险?」
  杨柳安慰她道:「你放心吧。医生不是说要两个多钟头吗?可能快好了。」
  其实我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但也只能安慰小琳道:「耐心点。我们应该相信田主任的水平。」
  这时候,急匆匆跑来一个矮个子的年轻人,背着个挎包,浑身大汗,一见到小琳,急忙问道:「小琳,黄主任怎么样了?」
  小琳答道:「手术可能快完成了。」随后,为我们作了介绍,原来他就是文兴。
  我对他刚才的表现很满意,问候黄建设后再和我们打招呼,虽然是个细节,但细节体现出一个人的为人处事。互相之间一阵寒暄,
  我问他:「那几个项目有确切把握吗?」
  文兴抹抹额头的汗珠,道:「百分百!」
  正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田主任走了出来,神色有些疲倦,我们几个马上围了上去,我急切问道:「田主任,……?」
  田主任淡淡一笑,道:「一切顺利,你们放心吧。」一听此话,小琳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我们几个七上八下的心情终于轻鬆了。
  我握住田主任的手,感激地道:「谢谢您!田主任。」
  田主任道:「不客气!不过病人需要静养,这两天希望不要打扰他。」我点头称是。
  田主任走了几步,突然停下,回过头对我说:「萧经理,你和我来。」
  我答道:「好的。」赶紧跟在田主任的后面。
  到了田主任的办公室,田主任招呼我坐下,一个人到了办公桌后,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大红包,走过来递给我道:「昨天你送的,今天物归原主。」
  我一愣,惊道:「田主任,您这是……?」
  田主任呵呵笑道:「这不是您送的?」
  我不明白这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安地说:「可是?……」
  田主任依然挂着笑容,道:「我理解你们家属的心情,不送这个,是不是担心医生不把手术做好?医者父母心,讲究的就是一个心字。要收了你这个东西,以后我的手会发抖,那真拿不好手术刀了。」
  话虽如此,可是昨天你不是收了吗?该不会嫌少吧?接过红包,我还是心有疑惑。田主任看出了我的疑惑,爽朗一笑,道:「昨天收你的,是好让你们少担心。现在手术完成了,这东西的任务也完成了,所以该物归原主。」
  望着眼前这个瘦削而且矮小的老头,身高一米八几的我,顿时觉得自己很矮小,老头身上体现出的崇高境界,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高大」!我接过红包,发自内心地对田主任道:「田主任,谢谢您!」说完,我向他深深一鞠躬。
  下午我和文兴谈话后,对于办事处临时负责人一事,我脑海了形成了两个方案,晚上我叫杨柳过我房间,把大致的意思交待了她,让她形成一份报告,报南总、翠丝及人力资源部。
  第一种方案,建议由汕头办事处的高级主管郭振担任负责人,文兴协助郭振工作;第二种方案,直接提拨文兴担任负责人。第一种方案主要考虑是队伍的稳定,郭振工作时间较长,职务也较高,容易服众,但我内心倾向于第二种方案,打破「排资论辈」的惯例,让有能力有水平的人参与更重要的职位。
  正说话间,小琳来了,看我们在忙,打过招呼后一个人静静坐在床沿。当杨柳记录完毕,我交待她:「待会写好了,你再拿过来我看看。」
  杨柳看看我又看看小琳,笑嘻嘻道:「待会真要拿过来吗?」
  我一下没多想,道:「要。写好了拿过来。」
  杨柳起身道:「好的。写好了我就送过来。」说完就过她的房间去了。
  我回头对小琳说道:「小琳,来杯茶呢还是咖啡?」突然瞧见她满脸红扑扑的,奇怪地问:「你怎么啦?脸红成这样。」
  小琳咬唇道:「没事。我想喝咖啡。」
  我道:「行。我来泡。」
  小琳站起身道:「还是我来吧。你去洗澡了,待会杨小姐还要找你呢。」
  我不觉有异,道:「那好。我去洗澡,想要什么你自己动手,不用客气。」
  小琳道:「我才不跟你客气呢。」
  我拿出衣物进浴室洗澡,宾馆在浴缸上铺了一层一次性膜,我放满了温水,整个人泡在浴缸中,舒爽异常,思绪也随着飘扬,想想柯平,我一阵难过,再想想黄建设,我又感到欣慰;而黄静怎么就离家了呢?她的性格最近变得越来越难捉摸了,真的是恼恨我没接手机吗?晚点再给她电话,让她消消气;黄建设的弟弟真不像话,对了,他居然就是小琳的男朋我友?就他那鸟样怎么配得上小琳!
  想到小琳,我不由想到了我和小琳在度假村的第一次,当时,我也是泡进水里,同样舒爽地放鬆四肢,闭上眼睛平躺着浮在水面,小琳在帮我洗头,后来我涨得难受,就要了小琳。我还记得,当时小琳拿出一个套子,先帮我含着,再用口把套子套上,动作一气呵成,当她把肉棒套弄进她的穴内,青春少女那种紧握的力度,令我印象深刻。
  身体渐渐感到躁动不安,阴茎慢漫膨胀,我睁眼一看,硕大的龟头已经探出了水面,想到小琳就在外面,这让我的心情变得激动不已,阴茎也变得更粗更硬了。我又闭上眼睛,放飞自己的思绪,想想世事真奇妙,小琳如今竟然成了我的同事,我和她还有没有机会再续前缘呢?
  这一刻,我甚至有了冲出去将小琳就地正法的冲动。
  想着小琳靓丽的面容,正含羞带俏的,身上一丝不挂时,那盈盈可握的娇小双峰,淡黑色的毛丛遮掩不住她娇嫩的花瓣,我幻想着肉棒正插入她的小穴的情景,口里忍不住轻唤:「小琳……小琳……」
  「乐哥,你叫我吗?」耳边轻轻响起小琳的声音,却不吝一记响雷炸在我耳边,吓得我神魂俱惊!我一睁眼,小琳正含羞带俏的站在浴缸旁边,身上一丝不挂,笑吟吟对我柔声道:「乐哥,你在想我,是吗?」
  她那羞怯的眼神充满期待,我点点头,小琳拉起我的手按在她大腿上,含羞带媚地凝望着我,腻声道:「我也想你!」
  慾望在我体内快速的升腾,我的手顺着小琳圆滑的大腿,探入了她的隐秘之处,触手温润湿滑,小琳身子轻微颤抖,她弯下腰,吻上了我的嘴巴,一条丁香小舌钻了进来,我伸出舌头,与她纠缠在一起,你进我退你来我往,箇中滋味,笔墨难描。
  手掌在她的隐秘之处感受到了淫水的氾滥,我拍拍小琳的屁股道:「小琳,你上来,我要好好疼你。」
  小琳眼波如醉,含羞一笑,抬脚踏入浴缸,轻轻在对面缩入水中,柔荑握住了坚硬的阴茎,巧妙的抚弄揉捏,娇声道:「舒服吗?」
  我点点头道:「很舒服。」
  阴茎在小琳娴熟的挑弄下,涨痛欲裂,我哀求小琳:「我快受不了了,你上来吧。」
  小琳顽皮的摇摇头,道:「不行,今晚我们要慢慢的玩,玩个通宵。」
  我苦笑道:「只怕我坚持不了。」
  小琳低头舔舔探出水面的龟头,俏皮地道:「在目前的情况下,你不应该说这种话。」
  我突然觉得很好笑,笑道:「是。我应该说我尽力而为。」
  小琳美目流盼,道:「不。你应该说竭尽全力,死而后已。」
  我道:「需要这么严重吗?」
  小琳一本正经道:「很严重的。」说完自个「咯咯」笑了。
  小琳把我的阴茎挑弄得坚硬如铁,起身道:「乐哥,我再帮你擦擦背。」
  我指指一柱擎天的肉棒,道:「背不擦也罢,这里是不是情况更紧急些?」
  小琳不理睬我的抗议,跨出浴缸,拿了沐浴露,来到我身旁,拍拍我的头,道:「来,听话。」无奈之下,我只好坐在浴缸边上,让小琳为我擦背。
  乘着小琳专心擦背,我对于黄建业的问题有些疑惑,问道:「小琳,黄建业的事,以后你怎么办?」
  小琳想都没想,脱口道:「不理他了。以后他肯定没脸见我了。」
  我歎了口气,道:「黄建设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弟!」
  小琳的手熟练地在我身上揉捏,道:「不知道他怎么变成那样。不过建设哥人很好啊。」
  我「嗯」了声,心想黄建设确实是条汉子,为人爽朗大方,做事认真,有这样的人做朋友,确实是很幸运!再想到李佳丽的事,我不禁对黄建设心生愧疚,也许以后我不应该和李佳丽再继续了。
  小琳擦完了后背,让我转过身子,继续为我擦拭胸膛部位,盈盈可握的娇小双峰在我眼前晃动,我伸手捉住了其中一只,小琳「呀」地叫起来,啐道:「别乱动!」
  我苦着脸道:「我快被你折磨死了,你这么漂亮,我想不动都不行呀。」
  小琳乜我一眼,舔腻腻道:「就会哄人开心。」
  坚硬的阴茎在小琳的再次揉捏下,愈发涨痛不已,看着小琳充满活力的青春美体,我却不能立刻将她就地解决,周星驰在《大话西游》中的那句经典名句:「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我觉得用在现在的我身上,是最贴切不过了。
  小琳握住了坚硬的肉棒,问道:「你这坏家伙,坏了多少女人啦?」
  我煞有其事地想了想道:「不超过十个。」
  小琳摇摇头道:「不信。它这么坏,怎么可能不超出十个?」
  我捏捏她粉嫩的红腮,问:「那你说要多少个?」
  小琳皱着鼻头道:「鬼知道你要多少个。」
  我垂涎道:「现在我就要你一个!」
  小琳眼波如醉,呢声道:「我怕我一个人受不了你啊。」
  我得意道:「那你还说要玩通宵呢?」
  小琳羞怯地套弄着阴茎,不再说话了。我想起她到汕头这么久,还没过问她的情况呢。问她:「你到汕头这里习惯吗?」
  小琳抬头笑了笑道:「很好啊。你跟建设哥说是你妹妹,他就把我当成妹妹了。」
  我也笑道:「那我也把你当成妹妹呀。」
  小琳娇嗔道:「你骗人!那有哥哥和妹妹这样的。」说着抬手拍了一下直翘翘的肉棒。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道:「哥哥爱妹妹深了,就会这样子。」
  小琳斜我一眼,啐道:「坏死了你。」
  当擦洗完毕,我再也忍受不住了,一把抱起小琳就往外走,小琳吓得「啊」的一声,捶着我的胸膛娇骂道:「坏蛋!吓死我了。」
  我故意涎着脸道:「我很坏吗?」
  小琳不依不饶了,不停轻捶我的胸膛,不断娇骂道:「坏蛋,坏蛋……」
  我把小琳抛到床上,乘小琳没回过神来,老虎扑羊般压到她身上,分开她双腿,坚硬的肉棒準确无误地插入她那湿滑的洞穴,小琳口里「啊」地一声,随即又用手捶打我,继续娇骂道:「坏蛋,大色狼……」
  我抓住她的双手,附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琳,你下边好紧啊,我好舒服!」
  小琳双目水汪汪的,娇蹙眉嗔道:「你的好大啊,好充实!」
  我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小琳张口,吐出丁香小舌与我追逐着。
  「叮咚叮咚」,正在此时,门铃响了,我和小琳面面相睽,我恨道:「谁这么烦人啊?」
  小琳笑了笑,道:「可能是服务员。你下来,我去看看。」我只好不情愿地拨出肉棒,小琳溜下床去开门。
  小琳将门开了一道小缝朝外看,只听她说道:「是你呀?快进来。」说完门一开,杨柳被她拉了进来,随后小琳立即将门关上。我没想到来的会是杨柳,而且还被小琳拉进来了,一时间哭笑不得。
  杨柳也没想到房间里会是如此情景,脸色一下变得通红,手足无措,慌道:「我,我,我待会再来,你,你们忙你们的……」
  小琳一把拉住杨柳的手,说道:「杨小姐,你有事吗?」说着暗中朝我递眼色,我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杨柳慌慌张张道:「我,我把……方案送……送过来……」
  小琳道:「那你就跟萧助理汇报吧。」边说边拉着她走到床边的椅子坐下,接着说:「你说你的,不影响。」杨柳坐在椅子上,手一直在颤抖。
  我看情形不对,骂道:「小琳,别乱来……」没想到话没说完,小琳爬上床来,坐到我身上,一把扶住一柱擎天的肉棒,套进了她的小穴之中。
  杨柳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切,身子在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