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览车疲惫地回到台北市,车上众人全部都睡得不省人事,还是锺小姐三番两次用麦克风催唤,才零乱而懒散的醒来。
  钰慧迷眸半启,小嘴儿突然被一张热唇封住,她「嘤」地吓了一跳,发现正在吻她的原来是阿宾,她茫然间搞不清楚是在真实还是在梦境,管他的,便也将阿宾抱住,甜暱回吻着。
  坐在隔壁的淑华发出不满的抗议声,钰慧睁开了清澈的大眼睛,真的是阿宾,那游览车已经停在学校门口,夕阳西斜,车窗外的景物一片金黄。
  「喂,你们吻就吻,别妨碍别人下车好吗?」淑华斜着眼儿说。
  阿宾和钰慧同时伸手捏了她一下,她「咯咯」地发出胜利的娇笑声,侧身挤出座位,扮了个鬼脸,下车去了。阿宾和钰慧也跟在她后头下车,到行李格去取出钰慧的提包,跨上阿宾停在旁边的山叶追风,钰慧大声地向同学挥手道别,阿宾油门加催,机车引擎发出低低的闷吼,摆了一个漂亮的回转,奔驰离去。
  回到阿宾家里,钰慧蹦蹦跳跳的和阿宾的母亲揽在一起,亲热的问候她,阿宾的母亲说已经和姑姑约了一起去吃馆子,钰慧放好行李,到浴室抹了抹脸,阿宾驾着母亲的车,载着她们上馆子去。
  姑姑、姑丈和孟卉都已经等在那边,姑丈见大家到齐,吩咐着服务生上菜。钰慧向姑姑、姑丈问好,拿出在澎湖买的几件小礼物送给姑姑和孟卉,同时和孟卉叽叽喳喳的谈起这趟旅行种种的趣事。
  一家人愉快的用着饭,餐后姑姑说要到百货公司逛逛,妈妈、钰慧和孟卉都异口同声的附和,阿宾和姑丈当然不能有意见,姑丈付了餐费,几个人懒得再开车,就散步往邻近的百货公司走去。
  事实可以证明,商人都是奸诈的,所以百货公司中的化妆品、女鞋、内衣等等都设在一楼,钰慧她们一进门,经过化妆品的专柜,就像被磁石吸住了似的,黏在洁亮的玻璃柜檯前,和专柜小姐你一言我一语研究起来,阿宾和姑丈便瞪着眼站在旁边充当木头柱子。
  百货公司中人来人往,姑丈知道这几个娘儿们一但靠上柜檯,绝对不会善罢干休,便藉口说要抽根烟,自己往别的楼层先溜了,留下阿宾一个人正百般无聊之际,隔邻同样是化妆品的另一个专柜,来了位时髦性感的客人。
  这是个美丽的少妇,阿宾忍不住转头看去,悄悄的打量她。
  她有一头齐肩油亮的黑髮,从脑后扎束成粗粗的一大把,梳得整整齐齐,对映着净致的颈子,显得清爽宜人,虽然她的肤色较深,却瀰漫着健康的活力。阿宾稍稍移动目光,徘徊在她的脸庞上,她的丰颊涂着晕淡的腮红,桃菊色的口红描出熟菱般的唇型,刻意经过修饰的长睫毛颤巍巍地抖着,秋波流动,带着性感勾人的神彩。
  少妇的上身穿着一件襄花肩带的深棕色贴身短衣,充分表现出她窈窕的身形。这上衣确实太短了,以致于露出了一环令人垂涎的腰肉,细细嫩嫩的,吹弹得破。她的下半身则是一条紧得叫男人透不过气来的浅绿圆点七分长裤,把她的臀部绷的又高又翘,她半趴在柜檯上,那圆滚滚的小屁股在那儿摇啊摇的,好像一直在说:「来啊!来摸啊!来摸啊!」
  阿宾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她那浓浓郁郁的香水味飘了过来,闻得阿宾都有点儿晕了。虽然她浑身的美丽显然都是经过人工精心塑成,还是会将男人迷得魂不守舍,气喘息粗起来。
  如果,钰慧在这时候也转过头来的话,一定会认出来,她就是佳蓉。
  但是钰慧并没有留意到这一边,她和孟卉她们正被新上市的保养品所吸引,没空理身旁其它的事情。
  佳蓉和柜檯的小姐闲谈着,说说笑笑,神色愉悦,着实颇有风情,只是她看起来并不像是来惠顾的客人。
  阿宾偷偷用眼角睨瞧着她,她偶尔举手指点着柜檯后面的瓶瓶罐罐,露出乾净的腋窝,和纍纍挺突的胸脯。阿宾若无其事的踱着步,转到柜檯的另一头,好看明白她的正面,她的短衣故意在颈下裁製成鬆缓的大圆绉边领,阿宾便可以穿过她弯俯着的角度,窥视她正生动起伏着的乳房,和沉陷而诱人的乳沟,那一对鲜肉包子,看起来饱实多汁的状态,勾动阿宾无限的幻想。
  阿宾藉故一直在柜檯边逛来逛去,凭着身高的便利,不时贼贼地窥觊她领子里的春光,当她每次弯腰耸探,他总是可以瞄到她轻轻摇晃的乳峰。阿宾还发现,沿着膨起的丘峦边缘,便会看见她穿着浅杯的黑色胸罩,黑布料托着浅褐乳肉,带着一股神秘诱惑的味道。
  佳蓉突然瞥向阿宾,阿宾一下子收不回唐突的眼神,当场尴尬极了。佳蓉却丝毫不已为意,挪都不挪自己的位置,好像说你要看就看罢,还对阿宾眨了眨媚眼,线条清晰的厚唇漾起迷人的笑容,同时露出美丽洁白的牙齿。
  阿宾先是提心吊胆的看了看钰慧那边,确定她没在注意他,才也回给她一个笑脸,佳蓉有趣的和他对望着,脸上流动着灿烂的神采。
  佳蓉最喜欢男人看她了,而事实上也真的整天到处都有男人在看她,那让她感觉到莫大的满足,证明她是具有魅力的。
  阿宾是个英俊的男孩,挺拔帅气,虽然年纪还轻,也已经够高大的了。佳蓉妙目灵动,大方地打量着他,恰好这时候柜旁真的来了客人,柜檯小姐招呼客人去了,阿宾踱着步靠近佳蓉,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攀谈起来。
  佳蓉笑嘻嘻的和阿宾低声胡扯瞎扯,阿宾不规矩的眼睛在她脸上胸前四处骚扰,佳蓉深呼吸几下,让胸脯高高耸起,撑得短衣又满又凸,连小小的乳尖好像都要破衣而出。
  阿宾的心口突突的跳了两跳,底下的小二哥也突突的跳了两跳。
  佳蓉哪里不懂男人的坏心眼,她媚软软的瞪了阿宾两眼,然后自顾自地说:「唔,我得去超市买些东西。」
  她向还在跟客人说话的专柜小姐摆手招呼,又跟阿宾轻眨了两下左眼,转身摇着屁股,向电扶梯走去。
  阿宾看着她上下左右挤动的臀肉,不自主地吞起口水,他急忙回到钰慧和妈妈旁边,告诉她们他先到其它楼面逛逛,她们随口答应着,阿宾瞧她们心无旁,赶紧趁机溜走,快步走到电扶梯口,已经见不到佳蓉娇美的身影。
  他乘着电扶梯往超市下去,进到地下一楼时,只见摊位花车林立,大人小孩男男女女,他一边走一边四下搜寻,正徬徨间,先是鼻中闻到似曾相识的香味,又听到旁边有人唤着:「喂……」
  阿宾转头过去,那里有一部三分钟的快照机台,佳蓉站在机厢里,掀开布帘的一角,对阿宾出声示意。
  佳蓉还是笑得甜甜蜜蜜的,阿宾向机台走过去,她向后退了一步,阿宾跟着也踏进机厢里。这机厢窄窄小小的刚好给俩人同时容身有余,还有一侧软凳座位是提供给照相的人坐的。阿宾逼近佳蓉,俩人都可以闻到对方的气息。
  「你的胆子可真大。」佳蓉睁大眼睛看着他说。
  「你也是。」阿宾说。
  俩人同时伸手相互拥抱,激动的深吻起来,阿宾的怪手还在她迷人的圆臀上乱摸。她们都认为那门帘的末端离地不过五十公分,从外头顶多看到脚跟,又有谁会去注意里面的人呢?就放心的彼此亲腻爱抚着。
  「喂,你们作什么?」忽有人探头进来说。
  她们大吃一惊,仓惶的推开对方,看清楚是一个穿着T恤短裤和可爱小围兜的女人,阿宾依稀有印象,她好像是快照机台对面,卖进口糕饼糖果那部花车的小姐。
  说是小姐其实只是通称,应该说是小妇人比较恰当,她大约和佳蓉一般年龄,脸蛋儿圆圆宽宽,但是并不表示她不好看,她让鬓髮垂掩着双颊,有一种成熟妩媚的美,她的眼睛小而迷濛,双唇却又红又厚,娇艳欲滴。
  「要死了,怡汝!」佳蓉贴回阿宾的胸膛上说。
  「好哇,佳蓉,」那怡汝说:「这帅哥哥是谁?」
  阿宾这时才知道她叫佳蓉。
  「哎呀,是『弟弟啦」佳蓉说:「你别捣蛋,快出去帮我把风。」
  「骚妮子,这种话你也讲得出来?」怡汝向着阿宾说:「帅哥哥,弄死她,别客气!」
  阿宾只好傻傻的笑着,奇怪佳蓉怎么会和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很熟。
  「快出去,有剩就分你一点。」佳蓉伸手捏着怡汝的圆腮。
  怡汝啐她一口,眼睛又勾勾的看了阿宾几眼,才笑着放回门帘,不再破坏她们的好事。
  阿宾和佳蓉再度拥吻在一起,阿宾的左手从佳蓉的背后抚着她透空的腰,右手轻磨在她的手臂上,摸得佳蓉汗毛直竖,佳蓉说:「唉呦,我的心还在怦怦地跳呢!」
  阿宾说:「是吗?我看看!」
  说着他就将手掌扶上她恰好盈握的双峰,果然真的怦怦跳着,阿宾轻轻的揉了几下,她就更跳得杂乱无章。
  「嗯……嗯……」她暗暗歎着,同时也伸手在阿宾裤裆间撩拨。
  阿宾很快的就雄赳赳地勃起。
  「唔,你……了不得哦!」她睁大眼睛看着阿宾。
  阿宾不待她查询,就解开裤头,掏出热吁吁的大肥肉肠来,佳蓉又惊又喜,一屁股坐落到软凳上,两掌托着阿宾的鸡巴,爱不释手的翻动把玩,阿宾禁不起她的嬉耍,猛然地充血膨涨,变得更硬更烫更粗大了。
  阿宾可不愿让人家白玩,他也穿手进到佳蓉的领襟里面,贴肉的握取她的乳房,并且拨开内衣罩杯,去逗弄她已经站立起来的乳豆。阿宾发限她的内衣是没有肩带的,而且系扣是在前面,他找到按钮一轧,那胸罩就跳弹开来了,佳蓉只是摇了摇肩膀,连抵抗都懒得抵抗。阿宾拉上来一看,黑色镂花薄丝蕾,好个蕩妇,连内衣都这么讲究。
  佳蓉「嗉」的一声,将阿宾的鸡巴吸进嘴里,深深地吞到喉咙底处,再慢慢吐出来,然后又重新深吞一次。唯一曾将阿宾的鸡巴全根吃到一点不剩的,除了嘉佩的后母之外,就只有眼前的佳蓉了。阿宾对待嘉佩的后母是存着凌辱的心,因此现在才是真正的享受,佳蓉总是将他努力的嚥食进去,让阿宾顶在她咽头的软骨上,一点也不觉得辛苦的样子,然后紧吮着鸡巴根子,将头缓缓后仰,顺势把鸡巴抽退出来,这要人性命的过程,简直爽死阿宾了,他先是咬牙忍耐着,不久就挨不住了,捧着佳蓉的头用力干起她的小嘴,佳容却是逆来顺受,好像本来就是要这样似的。
  阿宾猛抽了一顿,才稍稍觉得过瘾,他把鸡巴拔离开佳蓉的嘴儿,佳蓉还有点不捨。阿宾翻动着佳蓉的身体,想要解脱她的紧身裤的裤头,佳蓉反而扭捏作态起来,笑着闪避不让阿宾遂手。可是那摄影厢才有多大,她左右摇着臀部和阿宾躲猫猫,阿宾挺了根长鸡巴又开始慾火攻心,软硬兼施的还是将她那七分裤褪到膝盖间,她趴蹲在软凳上,转身背对着阿宾,这时又不得了了,她的内裤更加惹火,黑丝T型削细的后带,把两片幼嫩的屁股肉露在外面招摇,这儿晒不着太阳,自然比她身上的其它地方都白晰多了,阿宾被激得脑袋乱哄哄的,低下头去,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在她屁股上咬了一口。
  「哎哟……」她小声的叫着,回头飞了个浪极了的媚眼。
  阿宾二话不说,没空再欣赏她内裤的风情,直接往下一捋,也褪到大腿间,佳蓉的白屁股翘高得恰到好处,阿宾把大鸡巴往前一顶,先找到湿润温暖的蜜地,再顺势向前压,如热刀刺牛油似的,不费吹灰之力,便全根入到佳蓉最深幽的谷底。
  「哦……」佳蓉满足的吐着气。
  她抓住机厢后面的横桿,曲膝让臀部摆吊着,阿宾从后面一挺一挺的慢慢送着,双手摸进她的短衣里头,玩弄起她那对巧妙的乳房。可是佳蓉却很急,不住的催他:「嗯……快一点嘛……」
  阿宾才知道遇上了个骚极了的对手,也不含糊,运起大鸡巴,快速摇着屁股,活塞般地通起佳蓉的嫩穴,佳蓉眉展目笑,满脸生春,唯一不理想的就是身处险境,不敢放声浪叫。
  佳蓉分出一只手来,扳着大腿,好让阿宾刺得再深刻一些,阿宾瞧着她浪得发颤的屁股,越插越用力,总是退到全根拔离,再狠狠尽尽地捣入,佳蓉弯腰蹶臀,还配合着向后突,妖姣的享受着阿宾卖力地弄。
  「唔……唔……哦……哦……」佳蓉只能稍稍的低声吟唱。
  「不舒服吗?」阿宾明知故问。
  「嗯……好舒服啦……嗯……唔……」佳蓉圈起了嘴唇呵着。
  「浪姐姐,你的屁股真美。」阿宾讚美说。
  「哦……那……就拜託你……再用力干多一点……哦……对……啊……美上天了……啊……你……都插得好深啊……嗯……」
  「像这样吗?」阿宾突然飞快的抽送,干得佳蓉连心头都酸起来。
  「嗯……对……对……呀……好厉害……呀……哦……」佳蓉提高音阶地叫着:「好棒啊……飞……飞上天了……哦……哦……咦……?」
  没想到阿宾忽然停下来,佳蓉痛快到一半,诧异的回头看他,阿宾咧着嘴对她笑,她才知道阿宾使坏,不依的退着屁股乾脆自己去晃动。
  「哎唷……再动嘛……再插我嘛……嗯……」佳蓉求他。
  阿宾满意的又疾起来,佳蓉被鸡巴整得浪笑满面,纤细的腰枝扭得像蛇似的,浪水漕漕,沾得她阴毛交黏,骯髒成一片。
  「哦……哦……这回别停了……哦……我……我会到……啊……啊……再快点……我会死掉……啊……啊……」佳蓉忍不住叫着。
  「喂,有一点分寸好吗?」怡汝隔着门帘说话:「公共场所,作爱请小声。」
  「小声不了……啊……啊……我要来了……啊……啊……哎唷……啊……」佳蓉有点顾不了自己了。
  阿宾怕她越叫越大声,连忙俯身抢着去吻她的嘴,她回头和阿宾唇儿相封,软舌缠绵,仍然「呜呜」地喘着。
  怡汝闪进门帘里,说:「我来看看究竟是什么让这骚货浪成这样。」
  佳蓉正要高潮,和阿宾贴得死死的,怡汝也看不出一个端倪。
  「爽够了吗?」怡汝说:「爽够了就出去吧!你老公刚才来找过你了。」
  「我老公?」佳蓉恍然的说:「对了,我约他在一楼等我的……啊……啊……怡汝……哦……我快好了……啊……我好了你来替我好吗……嗯……?」
  「呸,我可没像你那么骚……」怡汝说,却盯着阿宾直瞧。
  怡汝不同于佳蓉,她小巧玲珑但是丰乳肥臀、又白又嫩,阿宾边干着佳蓉,一边也打量着怡汝。
  怡汝这时看明白了阿宾的本钱,惊奇的说:「哇!佳蓉,你哪里找来这么好的『弟弟?」
  「作爱认识的。」佳蓉没好气的说:「乖弟弟……哦……你别管她……嗯……待会儿……一定让你干上……先收拾我……啊……我已经忍不住了……哦……快让我死……啊……快……快……啊……」
  「再快你会叫出来的。」阿宾说。
  「叫出来……就……叫出来……不管了……」佳容说:「啊……啊……天哪……对了……哦……哦……我会死……哎唷……我老公还在等我呢……啊……啊……浪死了……爽死了……」
  怡汝在软凳上坐下来,看她们上演妖精打架,她看得逼真,心头生慌,不停的两腿交叠,踌躇难安的样子。
  「好怡汝……」佳蓉说:「你把裤子先脱了……我……我一完蛋……就让你替我……嗯……」
  「见你的鬼啦,」怡汝笑着说:「你自己偷人就算了,别把我拖下水,我可是贞洁烈女。」
  「唉……唉……好舒服啊……哦……好长好深……啊……弄得好舒服啊……」佳蓉故意叫给怡汝听:「顶到心肝上了……怎么会这么好啊……」
  怡汝听得心痒如麻,贞洁烈女就撩起围兜,开始去脱她的短热裤来了。
  忽然佳蓉全身花枝乱颤,脸上表情僵凝,「喔……」的呼着长气,小腹一阵阵抽,看来是完蛋了。
  「哦……」她长歎着。
  「喂,等等啊,」怡汝说:「我还没脱好呢!」
  「啊……」佳蓉打着摆子说:「爽……爽死了……怎么能等……」
  怡汝三两下把热裤和裤袜都卸下,佳蓉已经脱离阿宾,坐在她旁边喘气。阿宾倚在显像萤幕上,依旧一柱擎天,佳蓉和怡汝看着那惊人的规模,都有点癡呆了。
  怡汝刚脱下内裤,阿宾迫不及待的将她整个人捧起来,转身让她半坐在萤幕台上,举起她的双腿,她底下都早就湿透毛髮,阿宾懒得再调情,长鸡巴单刀直入,孤身涉险,抵死了怡汝的花心,俩人同声歎着说:「啊,好紧啊!」
  原来怡汝是属于珠圆玉润,丰腴多肉那一型的,穴儿又浅又小,阿宾一插,便知道好处,马上卖力的抽送起来。怡汝被阿宾插得双颊泛红,圆圆的脸蛋儿像颗熟透的苹果,嘴角娇媚的笑容,一句话都不吭,闭着眼睛享受这意外的男欢女爱。
  「再凶狠一点都没关係,」佳蓉在旁边穿起衣服说:「这浪货骚到骨子里去的,再大的鸡巴都挨过。」
  「谁骚了?」怡汝举着自己的腿,抗议说:「帅哥哥,你千万别听她的,要不是因为你是她男朋友,你瞧我理不理你,哦,好深……」
  「你们都时常这样交换男朋友的吗?」阿宾感到很有兴趣。
  「哦……呃……」怡汝的脸更红了:「那……那是在佳蓉结婚前啦……」
  「那你呢?你结婚了吗?」阿宾边插边问。
  「干嘛?你要娶她啊?」佳蓉笑起来,她已经拿着小镜子在补:「她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哦……帅哥哥……可是…你是我遇过最好的男人……啊……」怡汝说。
  既然人家这样称讚,阿宾就不能表现得太差,他直起直落,捣得怡汝杏脸含春,浪笑不断。阿宾发现怡汝虽然表情十足,却不大会叫,反正这场所也不适合叫,他还在担心刚刚佳蓉的声音会不会在机外传开来,怡汝都只在他刺上穴底时轻哼一下,但是那就已经妩媚万分,佳蓉说得没错,的确是骚到骨子里了。
  佳蓉补好了,抚着阿宾的手臂说:「好弟弟,我走了,你好好待她。」
  「咦……你……你忘记穿内衣……」阿宾看着她胸前突起的两点说。
  「没关係,」佳蓉吻了他一下:「别理它,Bye!」
  佳蓉小心的掀起门帘,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若无其事的走出机厢,留下阿宾和怡汝继续未完的工作。
  阿宾压着怡汝,挥汗苦干着,怡汝脸上迷醉的神情,让他越插越有劲。而且她的身体感度又特别好,断续间不停的舒张抽,小穴像只软绵绵的手,掳紧了阿宾的鸡巴,还一直在吸缩,阿宾乾爽了佳蓉,却可能过不了怡汝这关。
  其实怡汝也很受用,她的性生活已经平淡许久,美穴儿都要荒废了,重新开张就遇上阿宾这样的绝妙对手,真是满足过瘾。阿宾的鸡巴强又有力,穿心插肺的抽法正合她所好,她虽然不喜欢叫,浪水却是如黄河决堤,溢溢四漫。
  所以当阿宾正在耽心他撑不下去的时候,怡汝就忍不住先驰得点了。
  「哦哼……」怡汝噘着红唇发出抖音,而且声音忽然高昂起来:「啊……我丢了……啊……唷……」
  阿宾本来以为她会沉默到底,毕竟还是抵抗不了身体的快乐,大声叫出来了,可是这地方并不适合叫床,恐怕要糟。所幸的是,播音系统的服务音乐适时的响起,扮混遮掩了怡汝一部份的吟哦声。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跟随在服务音乐之后的,是播音小姐甜甜的说话声,在复诵着阿宾的名字。
  「咦……在叫我……」阿宾自言自语。
  「请到一楼服务台,有您的家人等您。」播音小姐接着说。
  阿宾玩昏了头,这时才想到妈妈和钰慧都还在一楼,恐怕她们已经找他好一阵了,阿宾开始着急起来。着急的情绪从心窝直窜鼠蹊,他腰眼一酸,大股大股的热精直冲而出,尽情的射入怡汝的蜜地最深处,不仅把个怡汝射得晕晕忽忽,自己也是畅快无比。
  他们紧紧的相拥着,享受彼此的余温。阿宾和她们搞了这老半天,佳蓉和怡汝都只是脱了裤子就和他好起来,阿宾对她们身体的细节完全是经由肢体接触去感觉,反正也没有时间去慢慢品味了,阿宾就开始将半软的鸡巴从怡汝体内撤退。
  怡汝放开他,将背部仰贴到显示幕的玻璃隔板上,半坐半躺的,瞇瞌着眼睛。阿宾低头看着自己的战果,粗肥的肉桿子正一截截地从怡汝的夹缝中抽出,怡汝的儿肉很漂亮,幼幼嫩嫩的粉红色,耻丘膨膨厚厚,毛髮清稀,小腹浑圆结实,肉感而迷人,真想像不到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
  阿宾拔到最后,怡汝的洞眼里「咕吱」一声,将阿宾吐进去的浆汁和她自己的分泌都排挤出来,她的腿还搁举在按键台上,那浑浊的液体流过肛门,漫到机台上又迅速的滴落地面。
  阿宾从怡汝那儿完全抽离,却发现她那菊蕾在一收一放的动,四周糊满了俩人的秽物,令人觉得有机可乘的样子。阿宾突然感到一种奇怪的冲动,他好奇的把龟头触在她的肛门口,怡汝既不恐惧也无惊慌,仍旧瞇眼憨笑着,阿宾顶着了她之后,讶异的发现她的菊蕾居然会张张合合的,很快的把他的龟头吸吞进半颗。
  阿宾可没遇过这种吃人的旱穴,龟头被吮得十分过瘾,鸡巴不受指挥的又重新勃起,心理产生一些诡奇的快感,凑合着怡汝的蠕动,不自主地一顶一送,怡汝平静的表情开始变化,她蹙起秀眉,当阿宾的龟头开始往前推进时,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起来又是难耐又是满意。
  后门不比嫩穴,少了黏滑的春水,插动时腻中带涩,侵入的过程一步步都感觉分明,把鸡巴夹得曼妙无比。可是再怎么说,怡汝的直肠也容不下阿宾的全部,所以当阿宾发现再也进不去的时候,他就慢慢向后退却。
  离开的磨擦也很要命,特别是当龟头菱子拖过括约肌的那一瞬间,阿宾差点儿要喊叫开来,太爽了,他从不知道走后门会这么爽,他一直以为那只是A片上的噱头,唯有的一次他和在便利店打工时的女店长搞过,也不过尔尔,没想到和怡汝干这事会这么畅快。
  阿宾有些迷恋了,他沉沉地对怡汝的菊蕾起来,怡汝看似要紧的苦恼着脸,阿宾知道她也是相当痛快。
  他锄得越用力,怡汝的眉头就锁得越深,一口浊气含在嘴里半天吐不出来,阿宾用半截鸡巴干她,她辛苦地缩弯着腰腹,好让阿宾多方便一些,阿宾抽插得热闹,忽然听见「噗」的一声,他低头看去,原来是怡汝的美穴儿冒出一大堆浪水来,那黏沫流经短兵相接的肉博处,提供了俩人更顺畅的润滑。
  阿宾恍然大悟,原来「美得冒泡」指的是这个意思。
  阿宾继续抽送,怡汝双手抓牢阿宾的手臂,屁眼渐箍渐小,阿宾分不清她已经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冒出浪水的时候,她就推着他的胸膛无力的说:「好弟弟……亲弟弟……我的后面够了……嗯……插回前面来好吗……嗯……」
  阿宾本来捨不得从温暖紧绷的小洞退走,可是看她好像已经承受不住,便把鸡巴拔到洞口,改变角度,又往前一滑,再度插回她多汁的小穴。
  「唔……」怡汝哼起来。
  说也奇怪,怡汝方才和阿宾穴时是一副娴静文雅,现在居然转成激情奔放,她双臂攀上阿宾的颈子,蛇一样的急急扭着腰,阿宾的鸡巴大开大阖的落在她的花心上,她虽然叫声依旧微弱,却捧着阿宾的脸到处乱吻,阿宾发现她的穴儿吸力更有劲了,而且膣肉还猛烈的颤抖着,突然她尖声「啊……」出来,下面也热流飞洒,强烈的高潮了。
  服务音乐又重覆地响起,服务台第二次提醒阿宾「有家人等您」,阿宾才醒悟真的是干昏了头了。可是眼前的怡汝正在连续高潮,有道是杀人杀死救人救活,他尽责的持续抽动,怡汝的扭动越来越无力,最后是一阵僵直,小穴疾缩,像要把鸡巴搾扁一般,阿宾熬不过这种美法,也无心恋战,他放鬆精关,深抵花心,阳精「卜卜」乱射,又一次在怡汝身体里注入无数小虫。
  「哦……」怡汝讚歎着。
  阿宾和她抱在一起喘息,接着互相整理着皱乱了的衣物。
  「我这辈子最舒服的就是这一次……」怡汝帮阿宾把鸡巴放回裤裆,然后说:「你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阿宾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很快,有空就来。」
  「下次等我排休,」怡汝说:「到我家去玩,我老公都不在的。」
  阿宾答应她,俩人小心的窥探厢外,选了个没人注意的时机,陆续走出机厢,怡汝拉着阿宾回到花车,抓了一大袋的糖果给他,阿宾趁乱又在她屁股上捞了一把,提着糖果,快步的登上电扶梯,偏头一望,怡汝寄了个飞吻给他,他也回送着,然后赶紧再往上走,因为服务音乐又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