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萧蔷的办公室探视时,很意外的发现覃雅玫就在她办公室里。陈璐安排得很好,让同样从台湾来的覃雅玫担任萧蔷的助理。双博士学位的萧蔷管理一个硕士学位的覃雅玫,并且有同乡的关係,一切都很合适。
  覃雅玫看到我,赶快走过来向我鞠躬,很兴奋的说:「董事长早!」对于一个崭新的生涯前景,她似乎充满了无限的喜悦以及感激。
  「早啊,雅玫。跟家里报平安了吗?」我笑着问她。
  「嗯,前天就说了,家中都很高兴,爸妈叮咛我一定要好好报答董事长的爱护。」
  「说了就好,下个月副秘书长回台时,你就跟她一起回去吧……她人呢?」
  「陈秘书长找她过去讨论事情了。」覃雅玫赶紧跟我报告。
  「好,我知道了。」我正準备离去,转头注意到覃雅玫制服下浓纤合宜的身材,突然引起我的兴趣。
  「雅玫,你过来这边坐。」我伸手拍拍我身边的沙发。
  覃雅玫仍是有些见腆,但不敢怠慢,赶紧应了一声「是……」,乖乖过来坐下。陈璐大概还没时间训练她,她坐下时仍然将裙摆拉去遮住大腿,并且把双手搁在腿上。
  我微笑不语,用眼角斜看她的大腿,覃雅玫好一会儿才想起陈璐提起过的片段指示,慌忙将双手从大腿上移开。我的手摸在她的膝头上,沿着柔细滑顺的丝袜渐渐移到大腿及短裙的边缘处……覃雅玫的双腿因紧张而有些微微颤抖。
  「雅玫,我这样会让你感到紧张吗?」我在她裙边游移,隐隐作势要侵入。
  「……对……对不起,董……董事长,我……还……还好……请您……不要见怪。」
  「那我就继续摸啰!」我瞪着她的眼睛看,裙底下故意伸出两根指头轻抠她的阴部,覃雅玫低下头不敢看我。
  我手掌不客气的就钻进她的裙内,五只手指一齐抓住她微微隆起的柔软阴阜……覃雅玫身体震动了一下,脸上满布飞霞,我更加用力抓捏她的下体。她又羞又痛,脸蛋儿更是红透了……
  我突然抱住她的双腿,将她的身体拖平在沙发上,一只手仍旧在她的腿腹间恣意搅弄,另一只手则隔着衬衫粗暴地抓弄她的乳房。覃雅玫像是躺在砧板上待宰的小白羊,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地任我摆布……几分钟后,我抱她坐在我的腿上,覃雅玫衣衫凌乱伏在我胸前轻声娇喘。
  我温柔的告诉她:「雅玫,你很乖,我很喜欢。」我梳理着她额前的髮丝,有如父亲对女儿一般的怜爱,覃雅玫双眼泛着迷濛之色,似乎内心沉醉。
  「……但是,你要多学习怎样才能让我高兴。」我用充满期许的语气继续跟她说:「都是来自台湾,我当然会多照顾你,但是你也要争气,别让我总是找别的女孩都不找你。懂吗?」
  覃雅玫赶紧坐正身子,认真恭敬的说:「董事长,我一定会更加加紧努力学习,您有什么……需要的话,请您尽量吩咐,我一定要比别人……做……做得更好。」覃雅玫最大的缺点就是口齿太嫩,说不出一点儿可以挑动我情慾的话,这可能跟家教有关,也可能是见闻太少。
  我也懒得追究,淡淡一笑说:「雅玫,我有需要时,根本不会自己开口的,别的女人时时都在注意我是不是有慾望产生了,赶快就要设法让我发洩,得到满足——她们都希望我是用她们的身体来发洩,在她们身上得到满足。你看到我身边的女人有多少?如果她们不自己设法引起我的兴趣,我可不是对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特别关照的。」
  我看着覃雅玫吶吶的的说不出话来,接下去又说:「……好好调整自己的心态,即使是街头那些卖淫的阻街女郎,为了求生存,她们也必须设法引起男人的注意。在这个时代,生存竞争是需要靠自己努力的。」
  覃雅玫听我一路说下来,心中一片羞惭,她原本就想过如果不是我收留她,可能跟很多女孩一样,只能随便再找一个小型公司求职,到时也是一样必须满足老闆的任何要求。如果更凄惨找不到工作时,恐怕也只好去街上拉客卖淫这次到上海时,本想投宿在一个大学同学那里,一到上海才知道这个同学已经沦落在小酒馆里陪酒,打着「台湾大学靓女」的旗号。初时还满风光的,不像一些大陆女孩只能在酒馆门外拉一些下层劳工的嫖客,在公厕或是公园的暗处就地解决,每次只能得到5美金左右的报酬。不过她这个同学已经下海快一年了,渐渐不再新鲜抢手,收入也大不如前,毕竟在这个局势,有钱人根本不需要召妓。
  覃雅玫想像自己在公厕中被浑身汗臭的大陆男子压在身体下洩慾……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对眼前的幸褔更加珍惜。
  她努力整理思绪,接着我的话说:「董事长,雅玫比较笨拙,还不晓得怎样讨您欢心,我会努力学习。雅玫想要报答董事长的爱护,董事长如果有……性方面……的需求,请给雅玫一个机会,用雅玫的身体来……发洩。拜託!拜託!」覃雅玫说到最后,竟诚恳的鞠躬拜託个不停。
  「嗯,我了解你的心意了,我现在答应你,那你要怎样运用你的身体来让我发洩呢?」我仍然瞪视着她。
  「董事长,您让我再试一次用……嘴巴好吗?我有……练习过。」
  「哦?你怎么练习的?」我好奇的问。
  覃雅玫的脸又飞红了,不好意思的说:「我……我用……香蕉……练习。」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覃雅玫以为我在耻笑她,忙分辨说:「……我……我向惠苓请教……她……她说她都是用香蕉……练习的。」
  我说:「好,那你就来试试看吧!」大剌剌张开腿等她过来。
  覃雅玫小心翼翼为我解开裤带……这时萧蔷正好走进来,覃雅玫吓了一跳,赶紧退开在一边。
  萧蔷昨晚和陈璐一起跟我睡觉,我轮流抽插着两人的阴道,比较着不同的感觉。陈璐的湿润黏滑,跟我的阴茎有熟悉的契合感;萧蔷紧暖清爽,加上她刻意承欢,我几乎是停留在她体内的时间佔大多数。我最后射在陈璐体内,毕竟她仍是我最重要的女人。
  萧蔷渐渐摸熟我的脾气,也学习到陈璐一心为我的忠诚奉献,这时看到我对覃雅玫产生兴趣,微笑着走过来继续帮我解下裤子,跟覃雅玫说:「雅玫,认真做喔!董事长特别爱护我们台湾同乡,我们要比别人更用心服侍董事长。」
  覃雅玫慎重的将阴茎含入嘴里,舌头溜溜地在茎干上舔弄起来,技巧果然大有进步。
  萧蔷将她美丽的双腿移过来,拉着我的手在腿上抚摸,一边指示雅玫:「舌头放软……嘴巴要吸……含紧一点……再吞进去一些……」萧蔷自己的口交技巧其实也还马马虎虎,但是看她这样用心要求,而覃雅玫配合指示,认真体贴的吸弄,我的阴茎在她湿濡温热的小嘴内滑进滑出,愈来愈暴胀。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萧蔷不像陈璐那样熟知我的变化,只以为我正在进入高潮,拉着我的手更加用力在她的下体搅弄……我濒临边缘,二话不说按住覃雅玫的头,挺腰用力一送,龟头钻抵她的喉咙,闷声叫:「含紧!」便开始喷射。
  覃雅玫也是不曾体验过口内射精,发现嘴里涌进了充满腥味的黏液,惊吓之余,本能的挣脱,白色的精液喷在她脸上、衣服上……
  萧蔷比她更吃惊,不及多说,赶紧含住仍在喷射的阴茎,让我继续在她嘴里射精。
  我微喘着气,萧蔷充满歉意地仔细舔拭四处滴落的残精,一一吞嚥下去后才抬头对我说:「董事长,请……请您原谅……」转头瞪了覃雅玫一眼。
  覃雅玫犹如犯下滔天大罪,脸色苍白颤声说:「董事长……副秘书长……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懂事……请您们原谅……」唇边的精液就快滴落了,她赶紧伸手抹进口里。
  萧蔷生怕我责怪,娇斥道:「你把董事长当成什么了?在紧要的关头你居然丢下董事长不管!你没有资格服侍董事长……」美丽的萧蔷生起气来竟也凛然生威,她在这方面的气势可能胜过陈璐。
  「好了!」我大声打断她。
  被我大声喝止,萧蔷愣住了,须臾才黯然低下头,想到自己努力争取我的信任,却被不晓事的雅玫搞出这种状况,不禁感到心酸。覃雅玫更是随着我的喝声「咚」地跪下来,头脸低垂不敢出声,我看到泪水从她的鼻尖不停滴下。
  静默了一会儿,我扶起覃雅玫,看着两人的脸说:「我没事,以后要注意,谁叫你们是……我自家的人。」在两人惊愕中,我分别吻了她们的额头。
  我笑着对泪痕未乾的覃雅玫说:「我不怪你,香蕉……是不会射精的,对不对?」
  覃雅玫破涕为笑,不好意思的点头。我让她先下去。
  萧蔷正为着我那句「自家的人」感激莫名,我像情侣般地深情环抱着她,柔声说:「只要我给你时间,你一定会熟知我的一切,对不对?」
  萧蔷含泪点头,紧紧抱着我不放……
  我从市区内回到总部时,车子在离总部三百公尺左右的路上被人潮困住了。最近在总部附近增购近百公顷的土地,预备建设一批住宅及综合商场,各地涌进来大批工人,希望得到营造商的聘用,今天可能是厂商正在招工,数以千计的人潮堵在工地外围,让我的司机进退不得。
  陈璐正準备打电话通知公安或武警派部队过来驱离,我阻止她,告诉她我想要下车步行,不顾她的谏阻,我带了陶倩倩跟另一名随身保镳--严峻,他是我最精明强干的护卫人员,曾在中南海的情治单位任职。我让司机等人潮消退再开车,自己跟倩倩及严峻徒步走向人群。
  求职的人潮有如难民,许多人携家带眷挤在人群中,互相推挤中发生的吵闹斗殴比比皆是。严峻强力的推开人群开路,大部份人看到孔武有力的他,都以为是公安或便衣,不敢招惹地避开,倩倩紧护在我身傍,严防有人对我侵扰。
  突然有一个男子斜地撞在我身上,我听见周围有一个少女的声音:「先生,小心啊!」那男子手上一柄尖刀已经架在我脖子上了!倩倩听到叫声时已经警觉了,那男子刀锋将近我颈部,一声:「别动……」还没说清楚,倩倩一个手刀已经切在他手腕上!
  那人痛得扶着手赶紧退开,但两三个同伙快步逼上来,手中都各持利器。严峻反身快速奔过来,抓住其中一名的后背,两三下就将他扳倒在地。倩倩盯住一个已经接近我身前的歹徒,她那修长的美腿高高抬起,顾不得裙底洩光,一抬腿踢往他脸上,那家伙应声倒地。
  突然一声「唉哟」,我转头看见另一名趁机想偷袭我的歹徒正翻跌在地,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正死命拖住他的脚不放……我知道这少女就是刚才出声警告的人,正感激她小小年纪竟也如此见义勇为,猛地瞥见刚刚被倩倩击退了的那家伙,正拾刀往她背上刺去!……
  情急之下,我一声暴喝:「你敢!」
  李唐龙叱咤风云,怒吼之威连各国领袖都要惧退三步,那家伙被我吓楞了一下,在惊疑之间,严峻一只铁拳已经砸在他脸上。
  四个歹徒都被击倒在地,倩倩紧靠在我身边,不敢离远,严峻险些失职大为光火,四下抓人质询,围观的人唯恐惹祸上身,纷纷远避,场面一团混乱。我看到那名少女被一个妇人扶起,蹒跚离去……我急着叫倩倩去留住她们,倩倩不敢离开我身边,迟疑着没行动。
  我急声道:「倩倩,快去,这是命令!严峻,回来!」这时总部的警卫已经闻声而至,看到这景像,震惊地连忙催派人手过来,在我身边围得像铁桶一般,倩倩才赶忙穿过警卫的人墙,往人群里寻找去了。
  一整个下午公安武警出动大队人马四处侦查,弄清楚那四名匪徒并不知道我是何许人,只不过看我衣冠楚楚,料想是有钱人,想要挟持勒索罢了。但是媒体记者不断赶来,公安武警为了有个交代,仍是继续对人潮搜索质询。
  倩倩去了一个多钟头才回来,报告说找不到人。我气得拍桌大骂她没用,倩倩红着眼不敢出声。陈璐柔声安慰她并问了一些细节,一会儿过来报告说:「董事长,您别动怒,按照倩倩所说,那两人是跟着一群浙江人一齐行动的,应该是同一个地区来的,循着这个线索应该可以找到人,我立刻去安排。」
  我担心那少女会被其他未露面的歹徒加害,急乱地说:「快去找,让公安跟武警把所有浙江藉的人都找来。叫营造包商贴布告,说浙江人优先录用。还有,打电话叫公安厅长和武警处长来见我,让我听到那女孩出了什么意外,我弄得他天翻地覆……」我一路发飙,等陈璐过来安抚才稍停。
  所有人分头去办事了,我这才发现倩倩仍站在角落。沉默了一会儿,我开口说:「倩倩,你过来。」
  倩倩忐忑不安走到我身边,低声叫了一句:「董事长……」不敢抬头看我。
  我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今天抬脚飞踢的样子,好性感呢!」倩倩吃惊地抬头,看到我一脸笑意,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这时既欢喜又委屈,不禁伸手拭泪。
  我一手掏入裙下摸着她的大腿,仍是嘻皮笑脸的说:「真是好腿,又能保护我,又能满足我。」倩倩被我逗得笑起来。
  我让倩倩像下午一样劈腿高举搁在我肩上,双手抱着她的腿,靠在桌边干了快十分钟,倩倩发挥惊人的体力,保持着姿势不变,一心讨好我,当我开始发射时,她支撑身体的另一只脚只用脚尖踮立,以便提高体位迎接我的喷射……
  那名少女仍是没有消息,但尚喜没有听到任何不幸的意外。我郑重叮嘱公安及武警的主管,加派巡逻梯队以防止任何暴行,所有勤务加班费用由中联集团赞助,我不想看到那名女孩发生意外。
  整整一个星期,该做的都做了,仍是找不到人,但也没发生不幸,我也只能祈祷那孩子一切平安了。
  总部外的建设计划如期开工,几个财团一直在等中联的动作,几笔大规模建设跟着推出,俨然同时进行造镇,这个地区彙集的人潮更高达数万人,公安武警及陆军不得不扩大联合巡防,以防中联总部发生意外,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工程进行到四个多月,这天我到工地听取现场报告,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倩倩突然走到我旁边低声说:「我看到那女孩了!」我交代陈璐跟萧蔷继续主持会议,为了不惊动他人,只带着倩倩从侧门出来,叫来严峻跟另一名保镳傅大鹏,跟倩倩一起往工地外的工人临时宿舍去。
  临时宿舍并不是营造商提供的,而是一些投机客临时搭盖的简陋工寮,每一名工人租一个床位得付相当于5角钱美金的日租,宿舍分开成东西两大区,整个宿舍区犹如难民营。许多派不到工作的人,则炊饭煮菜做点饮食小贩的生意,看来倒也热闹滚滚。
  倩倩说她瞥见那名女孩提水往宿舍走去,自己一个人不敢进入宿舍区,所以仍不清楚那女孩人在何处,严峻发挥他情治人员的功力,一路问到西区宿舍第八栋,我终于看到那女孩娇小的身影。
  几个壮汉正围着她以及床上一名生病的妇人,七嘴八舌地好像是在讨债,我让傅大鹏靠过去偷听他们谈话的内容。一会儿傅大鹏回来说明,大意是床上那名病妇是女孩的母亲,她们母女俩从宁波来这里求工,在这宿舍租了一个床位,但是东家认为她们应该付两个床位的钱,几个月下来合计欠了快一百美金的床租,母女俩付不出来,东家跟打手似乎有意要那女孩抵债。
  傅大鹏这边刚说完,那边已经动手了,两名壮汉拉着女孩要走,生病的妇人从床上滚在地上哀求……
  倩倩这几个月来一直挂意这个让她觉得无法跟我交代的女孩,这时忍不住冲上前,三两下拨开壮汉的手,将那女孩护在身边。几个打手看她是个娇美的年轻女子,都是脸露轻薄之色,疯言疯语地说些轻狎的话。倩倩勃然大怒,一出手立刻将其中一名撂倒在地,其余的人见状就要围上去,严峻跟傅大鹏冲上前去,没两分钟就将他们都解决了。
  那东家似乎还想发狠,急忙想去调人手,跑过我身边时,猛然吓了一跳,惊疑地说:「你……你是……是……李先生。」显然他认出我了。
  我怕引起骚动,大声喝道:「住口!」他乖乖不敢出声。
  我指示傅大鹏带那东家到工地办公室洽谈,如果安分的话,就让他好过,否则刨了他的底。傅大鹏是江湖出身,这事他比谁都内行。
  倩倩搂着那女孩,严峻背着那妇人,跟我一路回到工地办公室,陈璐已经解散会议,我这时才仔细端详这名女孩,她的衣着破旧褴褛,但清洗的还洁净,模样儿其实很清纯可爱,身材比较娇小,但从脸上来看,应该有十七、八岁了。
  母女俩一起跪下来向我磕头,我忙叫他们起来,笑着问那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了?」
  「恩人,我是铃儿,姓姚。今年十七岁了。」姚铃儿恭敬地回答我的问话。
  她的声音非常青脆悦耳,不同于刘华琳的婉转柔媚,倒是另有一份娇美甜腻的味道,表情天真烂漫,让人感到非常可喜。
  「别叫我恩人,好憋扭不是吗?」我仍是笑着问她。
  她似乎也被我的笑容感染了,甜甜的笑着说:「……可您真的是恩人嘛,铃儿不觉得憋扭呀!是恩人不欢喜呒?」她的宁波口音软软柔柔非常好听。
  「嗯,我是不喜欢你叫我恩人,你认不认得我?」我问她。
  「铃儿失礼了,没请教恩……呃……先生尊姓大名?」看来她并不认得我。
  「几个月前,这边有匪徒要伤害人,你记得吗?」我试探着问。
  「记得哟!咦……先生您是公安吗?」她果然不记得我。
  「我不是公安。那回你阻止匪徒害人是不是?你不怕吗?」
  「怕哟,但不阻扰他,岂不可怜了那过路人?可要没命儿的。」铃儿脸上仍有悸色,但一颗善良的心却给了她勇气。
  我实在喜爱这小女孩,庆幸终于找到她,否则在这混乱局势中,只凭她那孱弱的母亲,如何保护她得以无忧无虑保持这颗赤子之心?
  姚铃儿仍是天真的问:「先生,您好不好告诉铃儿您的大名,让铃儿记在心里,将来有机会报答先生。」
  「铃儿,你不需报答我,我才要报答你呢,我就是那个过路人。」我认真的说。
  铃儿睁大了眼睛看我,一会儿才说:「啊,是先生您呵,您没事吧,他们可伤着您了么?」她没想到要讨恩情,居然先关心着我!
  我哈哈大笑,愉快的跟她说:「铃儿,我受到了些惊吓,有些原本的工作变得做不好,所以想要请你来帮忙,你愿不愿意帮我呢?」
  铃儿不好意思的回说:「铃儿想要报答先生,只是先生的工作都是大事儿,铃儿只怕做不来。」
  我笑着说:「我现在变得不会烧水泡茶,整理房室,日子可难受的,这些你能不能帮得了我?」
  铃儿开心的说:「啊,这些事儿我会……」说完才发现我在哄她开心,跟我相视而笑。
  我仍然没告诉她我是谁,交代陈璐好好安排她母女俩的生活,了却我这几个月来的一桩心事。
  日本人一直都想要在新经济体系之中建立主导地位,重新成为亚洲的经济强权,但是处处受李唐龙的钳制,几年来显得非常苦闷。我不是刻意想要打压日本人的发展,只是日本的商联太过急功近利,从不关心欧美的态度,眼前军事力量仍是以这些国家为强,不能不顾虑激进主义者发动战争的可能性。
  我跟日本的商社来往已久,有些商社的社长了解我的顾虑,态度就对我比较友好,三菱集团的野矢义以及住友集团的阪本龙一都是有远见的企业家,而以丰田跟松下集团为主的第一商社联盟就显得非常激进。
  这次日本在澳大利亚跟东澳联盟取得协议,想要联合推出新的物元,三菱跟住友偷偷通知我,希望我能提出对策。
  我带着萧蔷跟中山佳子抵达东京,分公司总经理江广雄到机场接我,但很意外的丰田集团的总裁津原健,居然也带着大批随从在机场恭候。
  津原很客气的说道:「李先生,欢迎大驾光临,这次李先生在日本的行程住宿,第一商联期望能尽地主之谊,由我来邀请李先生,希望李先生赏光。」他带来的随从翻译了他的意思,我这边中山佳子也翻译给我听了。
  津原这个人我也认识很久了,他气度恢弘,老谋深算,也算一个不可多得领导者,但功利主义太重,非友即敌。这次会这样讨好我,必定有求于我,因为凭他还不敢对我有任何不轨企图。
  我进一步确认地问:「津原样,是第一商联的意思还是您呢?如果是商联,那我就心领了;但如果是津原样的邀请,我当然乐于接受老朋友的诚意了。」
  他的随从翻译时,津原显得不甚明白,中山跟了我快一年了,已经很清楚我的言语艺术,当下站出来翻译给津原听。津原听得喜上眉梢,频频跟中山点头致意,表明确实是他个人的邀请,还补了一句:「李先生怎么找到中山小姐这样杰出的人才的?不知李先生是否愿意割爱?」
  他以为中山是临时的翻译人员或分公司的职员,见猎心喜,提出这个请求。丰田是日本的超级会社,中山是日本人,一般都会乐意进入这样的公司,只看我要求什么条件了。
  我转头看着中山:「你告诉他,再敢打你的主意的话,我马上跟他翻脸!」
  佳子内心感动,但却不敢翻译这句话,萧蔷却在一旁不客气的翻译给津原。
  津原吓了一跳,随即陪着笑脸说失礼了,尴尬的请我準备上车。
  津原的排场够大,有一、二百人随从,我这次低调访日,没有搭专机前来,场面真的是让他比下去了。走出机场,左右两排各八名女性迎宾人员分站红色地毯两边,身高几乎一致,裙子的长度也一样短,十六双美腿纷呈两边,形成一片肉色丛林,颇为壮观。女性迎宾人员的身后站着两排丰田集团的高级主管,也是十六名,应该都是各分公司总经理级的人物,这些主管身后又佔了好几排随从跟警卫,红色地毯尽头停放一辆加长型的丰田总统级房车,车门边两名绝色美女伺立等候。
  我转头跟江广雄训示,日本人爱跟我别苗头,下次别让我丢面子。江广雄胸有成竹说中联的排场绝对不输人,这次是输在情报战,不晓得丰田跟商联在打什么主意,但是为了防範未然,他已经调了风间菊若跟飞鸟铃过来。
  风间跟飞鸟是有如倩倩一般的杰出人才,文武双全,是日本几近绝迹的忍者后代。我在日本时,一向由这两名美丽的护卫充当随从,两人从大学时期,就接受我的支助,对我非常死忠,相约在背上刺上我的名字跟一条龙纹。
  跟江广雄商讨之间,两人已到了,会同萧蔷及中山,四人进洗手间同时换上黑色紧身洋装,悄悄分站在我身后,犹如四名美丽的女神,艳惊四座,严峻跟分公司侍卫组长田中健也指挥侍卫人员跟在一边。
  津原看到中联应变奇速,立即排出阵容,虽然人数不多,但每一个随从都是精挑细选的菁英,自己的人远远不足,脸上的神色微微耸动,但转头又跟随从交代几句,我看到那随从赶紧又去安排了。
  客随主便,我只让中山陪我坐进迎宾车,跟那两名津原安排的美女刚好坐满中厢,萧蔷跟严峻一行人分乘六部车跟随,江广雄回分公司二十四小时待命。整个车阵高达四十余部大小车辆,我开始想到津原有意造势引起注意,立即假设三种状况,并打电话指示江广雄立刻搜集相关情报。
  两名美女是村杉奈美跟河合阳子,都有不下于中山的美貌及身材,显然是特别受到指示。车子行进不久就温柔的问:「李先生,您需要我们为您服务吗?」开口的是奈美,华语还算流畅。
  「你们在哪个部门任职?」我不答反问。
  两个人一时之间不晓得怎么回答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踌躇半天不出声,中山用日语告诉她们李先生是个非常尊重女性的绅士,请她们放心说话。阳子率先回答,说她其实还在东京大学唸书,是去年大学美女选拔第一名,获选之后就跟丰田汽车签了合约,等毕业之后,可能是担任高级主管的公关。而奈美则是丰田集团旗下AMI唱片公司的新星,才刚在筹备出唱片。
  两人显然是丰田这次特别徵召来进贡的,我满好奇她们可以得到多少酬劳,她们却都不肯讲。
  我试探的问:「有没有5万美金?」
  两人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相信的摇头说:「吓死人,哪有可能?」
  我又一路问下来,一直到1万美金,奈美才说她是只要我留着她一天,她每天可以得到一个月的薪津,而她目前在AMI的月俸是1200美金;阳子没有月俸,丰田一天同意支付800美金,她们都期望我会留住她们三天以上,那她们便可以得到一笔不错的收入。
  奈美补了一句:「公司说,能留几天要看我们自己的本事……」说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我从中山手上拿过一叠大和银行的旅行支票,各给了两人一张面额5000美金的支票,对着惊愕的两人说:「你们期望的报酬已经有了,想要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叫司机停车,我很高兴认识两位。」
  我脸上挂着和善的笑意,她们明白我是认真诚恳的,并不是在赶她们。
  看她们没有表示什么,我又给了两人各一张面额5000美金的支票,说:「我从不需让人出钱招待女人,我自己出钱聘用你们三天,你们接不接受?」
  在惶恐中,奈美先点了一下头,阳子也跟着点头,两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我再给了一张同样面额的支票,说:「你们不需凭什么本事来让我高兴,只要做你们心中愿意做的事,这笔钱是感谢你们的诚意而付的,请你们收下。」
  这下两人震惊到了极点,双双推拒我最后一张支票。在李唐龙面前,两个年轻的女孩都羞惭于自己的庸俗及任人摆布的无奈,不敢再接受这原本她们贪恋的钱财。
  我笑着说:「你们可以不接受,那是你们不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
  比较害羞的阳子这次先开口:「李先生,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您不要再给我钱了,已经太多了。」奈美也同感的点头。
  我亲热的拍拍两人的脸颊,诚恳的说:「我从来不认为金钱可以买到女性的真诚,你说是吗?」
  两人都不好意思的笑着,感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珍贵,阳子犹豫了一会儿,突然下定决心说:
  「李先生,您真是了不起的男性,我从来没见过日本男人有像您这样的。我……我不要您的钱,我想要为您做事,您愿意接受阳子吗?」说完鞠躬低头,双手捧着支票请我收回。
  奈美是个歌星,不敢说要为我做事,但也充满感触的说:「李先生,奈美也很崇敬您,这钱请您收回。」也是跟阳子一样恭敬的动作。
  我不客气的收下支票,看两人一脸轻鬆,真的没有任何后悔的表情,便开口说:「阳子,您毕业后就到我公司来报到,我会交代总经理,丰田那边你不用担心,知道吗?」
  阳子欢喜的一直点头道谢,我看着满脸羡慕的奈美说:「奈美,三菱集团的东铃传播我很熟,我出资让你在那边灌制新唱片好不好?」
  奈美双手捂着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发现我仍是等待回答的眼神,欣喜的拚命点头。
  我把手中全部的支票分成两份,硬塞到两人手中,说:「这是我签下你们两人的订金,你们不可以反悔喔!请多多指教。」最后一句我俏皮的以日语说出,惹得两人都笑了。
  两人各得到将近5万美金的支票,双手不禁微微颤抖,对于这新老闆的风範几乎心仪崇拜到极点。一路上听中山讲述一些我的作风跟事迹,并在中山的指导下,真心诚意的轮流以口交服伺我的阳具……
  车子停住时,我正在奈美口中射精,中山先掩门下车交代所有人稍等,我一直等到奈美跟阳子为我清理乾净后才走下车。第一眼就看到津原健满意的笑容,他必定认为我沉醉在他安排的温柔乡中。
  津原的排场仍在继续着,在丰田总部四十七楼的贵宾室里,十六名身穿兔女郎装扮的高挑美女,摆动着一双双性感美腿穿梭在我跟津原之间,不断递送餐饮酒品,我也忍不住佩服津原的安排,笑着说:「津原样,你真是品味非凡啊!」
  津原似乎也得意自己属下能安排出这个阵仗,意气风发的叫道:「女孩们,一个个到李先生面前,我请李先生评鑒谁的腿最美,我有奖赏!」
  兔女郎立刻两人一组,搔首弄姿慢慢走到我眼前让我尽情欣赏,我原本也附会津原的意思,一组一组慢慢品鑒。这时萧蔷走到我身边,用台湾话向我报告一些江广雄传来的讯息。
  原来日本与东澳联盟的会议,就在今天秘密进行,津原的任务是拖住我,不让三菱跟住友与我接洽,但基于某些不确知的理由,津原似乎故意让东澳的人知道李唐龙正在他这里。
  我一边思考,一边慢慢捲起萧蔷的裙子,她那双傲人的美腿渐渐呈现在众人的眼前……所有的兔女郎,没有人敢再走过来以免自惭形秽,包括津原在内的所有男人都瞪直了眼。
  萧蔷腿部的曲线优美动人不在话下,当我脱下她的黑色丝袜时,她那雪白无暇的大腿肌肤透着莹莹的玉润光泽,我瞥见津原正在嚥着口水。
  我起身亲吻萧蔷,将一只手滑动在萧蔷的腿上,伸入她的裙底……所有的男人无不羡慕忌妒的血脉贲张。
  我靠近萧蔷耳边低声说:「总有一天,我挖掉今天在场所有男人的双眼。」
  萧蔷轻笑说:「不,就让这些人见证,李唐龙所拥有的。」
  我笑着慢慢放下萧蔷的裙子,结束了在场男人的癡妄眼光。
  津原健尴尬地想要圆场,他也开始怀疑我是否已经知道些什么了,他乾笑两声说:「李先生,坐了一会儿,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您要一起去吗?」
  日本人有邀人一起去洗手间的习惯,除了表示不见外,另外就是密谈重大事情。我笑笑起身,跟着他一起进洗手间。
  在那宽广的贵宾专用洗手间内,津原的阵势也排开了。几个镶着纯金饰边的便池旁,都跪着一名穿着日式短装的年轻女子,津原一靠近便池,一名女子开始为他解开裤子,然后半含着津原短小的阴茎……津原一解手,尿液在那女子的嘴里溢流。
  津原笑着说:「李先生,别客气。」那女子衣服湿了一大片,正拿了湿毛巾为津原清洁。
  我阻止了一名正想替我解裤子的女子,开口叫:「中山,进来!」
  中山一走进洗手间,立刻明白情况。她跪在我脚前,动作娴熟地为我解开裤子,拿条湿毛巾衬在我的阴曩下,张口含住我的阴茎,让我开始排泄……
  中山的喉咙不停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吞嚥声,一口一口喝下我的尿液,当我撒完尿时,她几乎喝下我全部的尿液,只漏出少许在那条毛巾上,自己的衣服完全没弄湿。
  这一年来,我经常让中山像这样喝我的尿液,中山一直把它当作自己重要的任务,我有时是朝她脸上直洒,大多数是让她尽量喝下去,中山为了讨我欢心,拚命练习,愈喝愈快。我有一次在车上尿急,中山甚至让我把全部的尿液撒进她嘴里。
  津原又败了一仗,他恢弘的气势已经消失殆尽,不知如何继续进行……我开口讲话:
  「津原样,我仍是把你当成重要的日本朋友,你肩负着任务,我能了解,但是东澳联盟想要推出新物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们单靠日本的金融存底想要护盘东澳的金属矿产上市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拖垮日本的经济供输,这个风险你们担不起的。」
  津原沉着地听着中山的翻译,脸上不露声色。我看他这么镇定,突然想到一些事,接着说:
  「东澳那边我也有内线,威尔逊不理会西澳提出的北美联合政策,国会议员就分成好几派了,狄更斯议员想要让亚洲跟北美抗衡,你们不会不知道吧?为了拖中国政府及中联集团来参予,东澳的人现在一定以为我跟你正在会商吧?」
  津原脸色大变,却故作镇静地说:「如果协议完成,李先生难道对东澳的市场没兴趣?」
  我说:「澳联如果成型,我当然有兴趣,但是在这之前,我偏向选择西澳,他们跟美国仍有军事协定,至于新物元的主体,我其实主张用东澳的钨矿。如果以日本跟美国的冶炼技术为主导,发行价值超过其他矿产成品,可以确保新物元的国际金融地位。」
  津原甚为震惊,促声说:「用钨矿?让美日提炼?你愿意让日本发行?……这是真的吗?」
  我笑笑说:「你真以为我在跟日本竞争?你们长期受美国军事协定保护,不理会武力成本跟军事均势,我跟东条商联只好大费周章压制你们。我当然愿意让日本提炼,但发行则必须在台湾,并且由中国、日本、美国出资,加上台湾累积的国际债权一起护盘,如此一来至少太平洋跟印度洋各国都会认同流通。其余的地区,凭中联的影响力,你知道结果的。」
  津原当然明白,他喜出望外地说:「李先生,那我们是不是现在立刻赶到会场?」
  我摇头:「西澳的人正紧密观察,你必须散播我们谈判破裂的消息,让东西澳都暂停动作,我直接到美国大使馆,邀请西澳鲁兹大使过去商讨,你去跟东澳安抚,说只要澳联成型,我负责让西澳将澳洲大铁路让出一半股份,交换钨矿开採权。」
  津原兴奋的脸都红了,急着说:「好,我派人护送你去!」
  我笑着摇头:「如果我们的谈判已经破裂,你的人怎么会护送我?」
  津原愣住了,诧异的说道:「东西澳的间谍到处都是,太过危险了!李先生您……」
  我微笑不答。十分钟后,我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丰田总部。
  车厢内,换成萧蔷中山陪着我,另外风间菊若跟飞鸟铃随行护卫。为了舒缓紧绷的情绪,我就在车上轮流干起风间跟飞鸟两人……由于真的太紧张了,一直没有射精,飞鸟很抱歉的说:「董事长,那您用肛交试试,好吗?」我点头,让风间在阴茎抹上一些乳液,用力插进飞鸟铃的肛门……
  紧箍的肉壁,让我的阴茎在飞鸟的肠洞内结实地摩擦着,当飞鸟的表情显得有些痛苦时,我换过风间的菊穴继续插入,她也强忍着痛,让我在她屁股洞内进出……两人没有结识任何男人,从我上次来日本至今,她们已有一年多没有性交了,别说肛门,连阴道都缩紧了,难怪会痛苦。
  我最后换过中山来干,猛烈抽插了几分钟,拔出来射在风间的口中……一旁的萧蔷,雪白的大腿被我捏出一道红红的指印。
  几个女人为我清理时,车子突然猛烈撞击,停止不动……
  风间跟飞鸟迅捷地穿上衣服,飞鸟连内裤都没穿,一拉下裙摆就立刻跃出车外,风间拿了随身的皮包跟着跃出。
  几部车子挡住我们的去路,严峻跟田中健带着侍卫人员已经跟对方交手了,对方人很多,身手也非泛泛,我看到田中健雷霆似的猛击一名对方的刺客……但除了严峻跟田中健,其他的侍卫却没佔到优势。
  风间低声说:「董事长,大使馆就在前面几百公尺外,我跟飞鸟护送您冲过去,这边交给田中跟严先生……」她话没说完,我看到一名侍卫被砍倒在地,对方已经动用凶器了!
  我想对方说不定连枪枝都会使出来,那么萧蔷、中山,还有村杉奈美及河合阳子等人恐怕会遭到不测,便拒绝风间的建议。这时一名对方的人持刀抢进我身前,飞鸟从皮包抽出一支匕首,迅雷似的划过那人的脸……风间冲出去跟另两名敌人打起来,严峻跟田中健奋力突破包围,赶到我身旁阻止敌人,这时前面传来低沉的消音枪响,对方动枪了!
  飞鸟将手中的匕首疾射出去,命中一名持枪的敌人,风间从裙底掏出一支掌心雷短枪,凝神戒备着。
  低沉的枪音此起彼落响着,对方不愿引来警方,所以使用消音枪管。我抢过风间的掌心雷,对空连放了三枪,暴雷似的响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双方人马都吃惊地停下手。
  我大喝:「住手!」在众人惊愕中,往前跨了几步,大声说:「你们上面叫你们抓活的李唐龙还是死的?」我用英语喊话,我相信这些人以西澳派来的可能性居高。
  我接着说:「要活的,就站出来一个人讲话;要死的……」我又朝天开了一枪,怒喝道:「李唐龙在此,儘管放马过来!」
  对方站出来一个头儿,操着澳洲腔的英语说:「先生,请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我哼一声,大声说:「我跟你走之前,你最好拨一通电话给席尔斯议员,问问他美国大使馆是不是改变主意了?如果美国那边已经打退堂鼓,到时你们西澳联邦只好独自应付中国政府的报复行动了。」
  那人脸色大变,匆匆退在一边打卫星电话,一分钟后,他向同伙喊了一声:「撤退!」所有人抬着倒地的同伙仓皇离去了。这时日本警方数十部警车陆续驶到……
  在美国大使馆内,西澳鲁兹大使跟美国尼克森大使脸色尴尬地坐立不安,我寒着脸不说话,等到萧蔷在一边用行动电脑快速打好一份稿后,我将电脑摆到两人面前说:「看清楚这份协议内容,立刻电传给你们总统,请他们两个小时内决定。这个协议通过的话,你们两个保证陞官,两个小时后没有决定的话,我立刻跟媒体召开记者会。」
  两人看完内容,惊疑地对望一眼,匆匆去发讯了。
  我在警方护送下,到达东京国际会议厅,东澳代表跟第一商联的丰田、大和及日产的总裁都在场,我还来不及打招呼,东条商联的三菱集团及住友银行的几个巨头也到了。
  三菱的野矢义和住友的阪本龙一亲热的过来和我握手,野矢兴奋地说:「唐龙兄,感谢你的贡献,日本政府应该要颁发大和勋章给你。」我笑着谦称:「事情还没成功,不用先道谢。」
  津原健凑过来说:「一定会成功,我跟东澳威尔逊国务卿报告您的策略,他高兴地说太妙了,这是各方都赢的策略,只有李先生您出面才能办到,一定会成功的!」
  各个集团的总裁及东澳的代表纷纷围拢过来,兴奋热切地颂扬我的高见。这时我的卫星电话响了,萧蔷赶快拿给我说:「美国大使馆打来的!」
  全场的人立刻静了下来,这是改变历史的关键时刻。
  我的声音全场的人都听得见:「告诉他,你可以代表我,让他直接跟你说就可以了。」
  萧蔷眼眸中闪动着灿烂的光芒,一秒钟也没从我的脸上移开,她缓缓拿起电话,用英语说:「尼克森大使,我是李先生的秘书——珍妮佛.萧,我全权代表李先生,有什么事请说。」
  她的声音沉稳自信,犹如一个外交使节的谈吐,全场的人以及电话那端的美国大使,没有人相信她只是一名秘书。每个人的心中,随着萧蔷脸上的表情而起伏着……
  萧蔷收起电话,众人屏息凝神,鸦雀无声,一字一字扣人心弦的话从她唇中迸出:「美国同意了。」
  厅内爆出一片欢呼声,几乎冲破会议厅的屋顶,香槟开瓶声四处响起,人声鼎沸。
  我微笑着拉起萧蔷的手,跟她说:「你的表现好棒!」
  萧蔷眼中闪着感激喜悦的泪光,轻声的说:「我……我好喜欢跟着你……」忽地扑近我怀里,激动的抱紧我,这时周边的镁光灯不停的闪亮。
  中山跟风间一伙人都围到我身旁,我一一拥吻她们,到严峻跟田中健时,我也紧抱这两个男子汉,我交代田中说:「受伤的弟兄好好照顾,我明天亲自去探望他们。」田中不断鞠躬感谢,我嘱咐江广雄安排这些事。
  我看到畏缩在一边的村杉奈美跟河合阳子,笑着招手叫她们过来,两人迟疑了一下,慢慢走过来,她们必定以为这种场面距离她们很遥远。
  我笑着说:「出生入死,吓坏你们了吧?」两人强装笑容,摇摇头表示没关係。
  我又说:「跟着我就是这样,后不后悔?」
  她们原以为我已经忘了那一回事,这时听到我真的将她们当自己人,双双高兴的流出眼泪,我一手一个搂住两人的肩膀来到津原健的前面说:「津原样,这两名小姐是商联跟我之间的和平天使,你送给我,我们之间尽弃前嫌如何?」
  津原迭声说好,跟大和及日产的总裁都举杯向她们两人致敬,阳子跟奈美麻雀变凤凰,身历了一场生平想像不到的仙履奇缘,整晚兴奋的紧跟在我身边。
  我陆续在日本开了三场重要的协商会议,国际间各媒体每天拚命的将进展传送回自己国内,美国及东西澳总统都派出国务卿专机赶来日本,完成签约,东西澳正式成立澳洲经济联盟,台湾及北京代表发布协议内容,订定七个月后在台北成立国际金融商业银行,邀请各国代表到台湾举行新物元发行仪式。
  日本国内不断举行庆祝活动,我则陆续拜访了中山及风间,还有飞鸟铃的家人,她们都在家人的祝贺中,感激的向我伏拜行礼……
  回到上海时,中国政府举办盛大的迎接活动,副总理秦天罡到机场迎接,午餐时以国宴款待,直忙到三、四点,我才坐上车返回总部。
  陈璐跟萧蔷跟我坐在车里,陈璐先恭贺我此行成功,并称讚萧蔷的表现,萧蔷很不好意思的谢谢她。陈璐这时拿出一幅裱框的剪报送给萧蔷:
  那是萧蔷和我在国际会议厅欢喜拥抱的镜头,四周都是各国政商要人,围绕着我们两人拍手鼓掌,整张照片有说不出的尊荣华贵及温馨。
  萧蔷终于实现她的梦想了!
  萧蔷含着眼泪从皮包中拿出一张护贝过的剪报,递给陈璐,说:「陈璐姐,这张剪报我珍藏很久了,现在我将它送给你。」陈璐接过一看,竟是当年我挽着她,酒泼亚肯色达的历史镜头。
  两人对望一会儿,忍不住心中的激动,相互紧紧拥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