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玉玺!?」
  叶天龙的嘴巴张得可以吞下两个拳头,眼睛都快要凸出来了。
  法斯特国的传国之宝,只有皇帝才可以拥有的玉玺居然被倩公主带到青州,还说是送给自己的礼物,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是啊!」倩公主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感觉怎样啊?」
  「怎样?」
  叶天龙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倩公主,「你知道这个代表什意思吗?」
  「不过是一个用来盖印的东西罢了。」
  「盖印?!」叶天龙的下巴听得都快要掉下来了,他瞪着倩公主说道:「那你知道这是用来盖在什地方的吗?」「知道啊,是印在圣旨上的。」
  看到倩公主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叶天龙终于气急败坏地怒吼道:「那你知道什是圣旨啊?这是只有皇帝陛下才可以发表的,也只有陛下才可以拥有和使用玉玺的!!」倩公主一脸无辜地望着叶天龙,楚楚可怜地说道:「我只是把它拿来给你看看而已嘛,何必这生气呢?」「你!……」叶天龙实在是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气得晕倒了,「这种东西可以随便拿来看看的吗?这会害死人的啊!」「没胆鬼!」倩公主突然娇笑着扑上来,整个娇躯压在叶天龙的身上,张口在叶天龙的肩头上狠狠咬了一口,「你这个没胆鬼,有什好怕的,小时候我就拿这个来玩过的,也没有死人啊!」「我的好公主啊!」
  叶天龙这时才发现和这个惹是生非的公主说话实在是会让人发疯的,他只好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是陛下的爱女,自然会没有什的,但你现在却是把玉玺带出宫,又拿到我这里来,如果被人知道的话,会让很多人的脑袋搬家的。」「那第一个一定是你!」倩公主似笑非笑地望着叶天龙。
  「废话!」叶天龙不可否置地回道,「得想个什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东西送回宫去,最好是在还没有人发觉这件事之前。」倩公主得意洋洋地笑道:「放心吧,我在拿走玉玺的时候,已经伪造了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赝品,而且用魔法修饰过的,别人不会发现的。」「不行,这样还是不太好!」叶天龙听到倩公主这样说,心情也放鬆了不少。
  「毕竟这个东西不是我可以拥有的,它怎说也不可能是属于我的,还是把它给真正支配它的主人吧。」倩公主猛的贴近叶天龙的脸,两个人的鼻子都碰在一起,她檀口的香泽喷在叶天龙的脸上,让他感到痒痒的。
  「老实告诉你,它还是真的是属于你的东西!」
  「?!……」
  倩公主一下子变得十分正经的样子,让叶天龙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是啊!」倩公主的眼神倏然深远起来,她将娇躯贴进叶天龙的怀中,轻轻地说道:「记得小时候,一次父皇看到我居然把玉玺拿出来当玩具,就告诉我这个东西要好好保护,不可以随便拿出来玩的。可是当时我哭闹不休,没有办法的父皇只好告诉我说,这个东西以后是给我当嫁妆的,现在如果给我玩坏了,以后就没有了。」说到这里,倩公主笑了一笑,「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东西是玉玺,法斯特帝国的传国之宝,但父皇既然答应过,把玉玺当做我的嫁妆,所以这次我跑出来的时候乾脆就把它也带过来了。」「等一下,」叶天龙微微皱眉,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算是从初见到玉玺之时的极度震惊中清醒过来,开始恢复正常的思维。
  「你带着玉玺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留在宫中的那个赝品就算做得再完美,也一定会被人发现问题的,毕竟这种传国之宝是最受到注意的。」倩公主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这个你就不知道啦,真正的玉玺只有在最重要的场合中使用的,比如说是立后,传位,宣布什关係影响国计民生的重大事情,一般的圣旨上所用的都是父皇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型印鑒。要不然,这大的玉玺,拿来拿去也太不方便啦!」叶天龙摇摇头,他还是不能想像,倩公主居然真的就把一个玉玺千里迢迢带到青州来,而且还是偷偷地带出来,万一被发现的话,这绝对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我都不怕,你怕什啊?」倩公主有些不快,大发娇嗔道:「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胆识过人的英雄呢,胆小鬼!」「可你是尊贵的公主殿下啊,皇帝老头是你父亲,当然不会把你怎办的,可我呢?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最多是他的私生女的夫婿而已……」虽然心中这样想,但受到倩公主这样的一激,叶天龙顿时将心一横,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算自己再害怕也没有用处,而且倩公主在这个时候把玉玺拿出来给自己,言下之意自然是一想便知道了。
  「胆子小的人,可以作你的夫君吗?」叶天龙的主意拿定之后,反而整个人都轻鬆起来了。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如果真的被发现了玉玺在他的手上,他马上就逃跑好了,想想身边的女人应该会跟自己一起跑路的。
  「想做我的夫君,休想!」倩公主用手指点了一下叶天龙的胸膛,「你这个有心没胆的好色男人。」「哈,不做你夫君就不做啊!」叶天龙满不在乎地说道。
  看到倩公主的脸色微微一变,叶天龙不禁肚子里面暗笑,他猛的转身,一把将倩公主的娇躯压到自己的身下,伸手在她小巧浑圆的香臀上轻轻拍了两下。
  「我不要做你的夫君,就是要做你的男人!」说罢,叶天龙又拍了一下,十分满意地说道:「真是很不错啊!」
  感到叶天龙的大手在自己的雪臀上抓捏着,阵阵酥麻传来,倩公主大力地挣扎了两下,但在叶天龙的魔掌强力压制之下,很快就全身无力地软下来。随着叶天龙的抚摸和轻拍,整个娇躯开始变得火热起来。
  她的媚眼如丝,雪雪的呻吟,给正在大施魔掌肆意探访盛境的男人带来无限的快意和激情。
  看到在自己身下驯服如绵羊的倩公主,叶天龙不禁有些意气风发,想到她刚才给自己带来的惊慌,他又忍不住用力拍了一下她的玉臀。
  「哎哟!」倩公主的心中浮现出当初第一次在宫中和叶天龙的相见,不由得媚眼如丝的呻吟起来。
  看着雪白的香臀慢慢浮现出红红的印痕,叶天龙的心中一下子火热起来。他凑到倩公主的耳边,低声笑道:「想不想再看一次三迭流啊?」
  倩公主转首,用满含春意的美眸望着叶天龙,颇为不解地问道:「现在吗?」
  叶天龙哈哈一笑,突然转头对站在一边早已脸红耳赤的两个孪生姐妹花。
  「你们两个过来!」
  小春和小秋虽然不明白叶天龙的意思,但她们知道连公主殿下都很听他的话,自己当然要更加服从。
  当听到叶天龙让她们脱去衣服上床的时候,小春是娇羞万状,而小秋却是落落大方,不过她们两个人的心中都十分明白,也十分期待。
  让小春和小秋两个孪生姐妹花相对拥抱在一起,小春在下,小秋在上,两具玲珑剔透的雪玉娇躯紧紧相贴,娇嫩酥胸之间的轻摩细擦,让两个孪生姐妹花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
  倩公主已经明白到叶天龙的意思,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果然有很多让自己想像不到的有趣,她的贝齿轻咬樱唇,羞喜交加地任由他的摆布。
  将倩公主的娇躯温柔地放在小秋的玉背上,现在主婢三人在床上上下相迭,三具腻滑诱人的娇躯透出了无限的春光,玉门相互间不时接触,在叶天龙的有心调拨下,春水涌动,蔚为奇观。
  「真是很漂亮的三迭流啊!」叶天龙一边得意地抚弄着,一边在倩公主的耳边低笑道:「可惜你现在看不到。」
  倩公主全身滚烫,她感觉自己身下的小秋也是情火难抑,因为娇躯滚烫的她正在不住的扭动着,使得最下面的小春娇吟连天,这种三个人相互间的摩擦给她们带来更大的刺激。
  三个娇媚的少女檀口中流出细细的呻吟,肢体在慢慢的舞动着,那种绮丽感几乎让人有如身在幻境之中。
  此情此景,叶天龙再也忍受不住,他大喊了一声,也合身压上去,开始向娇吟不断的她们发动猛烈的攻势。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引起三个少女的呻吟娇喘,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简直让他乐翻天了。
  兴奋莫名中,叶天龙突然拿起放在一边的玉玺,将正在呻吟不已的倩公主翻身使她俯在床上,在她那轻扭款摆的雪玉香臀上盖了下去。
  冰冷的玉玺压在火热的肉体上,让倩公主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当她明白到是叶天龙用玉玺给自己盖印,一种奇特的莫名激动在胸中狂飙般的涌起。
  「你这个坏蛋!」倩公主娇喘不已,回头眼波流动,「真是胆大包天啊!」
  「呵呵,这一下就是专属我的小乖乖啦!」
  明显感到身下倩公主的变化,让叶天龙感到十分兴奋,没有想到玉玺还有这样的功效,他不禁也把小春和小秋弄成俯在床上的模样,然后在她们的雪臀上也印上了一个玉玺的大印。
  想到法斯特帝国的象徵之一,代表皇帝身份的玉玺居然拿来盖在自己娇嫩的雪臀上,小春和小秋也不由变得更加兴奋起来。她们的呻吟和扭动益发的热情起来。
  看到三个少女俯在床上,回眸媚笑,将盖着玉玺之印的粉腻雪臀高高举起,摆在自己的眼下,款摆轻扭,阵阵雪浪香风袭来,熏人欲醉,叶天龙心中燃起了益发狂野的情火。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帝都艾司尼亚,左宰府中迎来了他们尊贵的客人。
  「吉里曼斯见过圣女殿下!」
  在左宰府的密室内,胖乎乎的法斯特左宰大人吉里曼斯十分恭敬地向眼前那个挂着面纱的女人见礼。
  「外务长老太见外了,应该是侄女给您见礼才是啊!」
  圣女殿下发出一阵悦耳的娇声,也十分客气地向吉里曼斯回礼。
  客人一共有四位,除了吉里曼斯所谓的圣女殿下外,还有一个紧紧跟在圣女殿下身后的女人,她的脸上带着一个刻了奇怪符录,用不知名资材所製的面具。剩下两个都是男人,身材魁梧,面目生冷,虽然是寒冷的天气中,也只有穿了一件单薄的黑色单衣,浑身透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慄的杀气。
  「这次接到外务长老的传讯,大家都十分兴奋,所以侄女也是带了人手连夜赶来了。」分宾主落座之后,圣女殿下向吉里曼斯说道。
  「可是,宿老会就派出你们四个人吗?」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一些担心的神色。
  「我们的对手的实力绝不容小视,所以我才会破例向宿老会发出请求的。」
  圣女殿下点点头,轻笑道:「难道外务长老不相信我们四个人的实力吗?」
  吉里曼斯的额头微微渗出了细汗,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谁不知道圣女殿下神功盖世,能够惊动圣女殿下您,真是让吉里曼斯十分感激。」说到这里,他的话锋一转,「只是,只是计划万全,筹算周密才是上上良策啊!」
  圣女殿下闻言笑了一声,道:「外务长老不愧是受宿老会重托的人,能够在法斯特创出如此大的局面。你放心吧,这次来的绝对不止我们这几个人的。」吉里曼斯鬆了一口气,先是谦虚了两声,然后问道:「到底有哪些人被派来艾司尼亚?」知道吉里曼斯是放心不下,对这个老狐狸,圣女殿下她可是十分清楚的,她不禁微微一笑,轻轻地说道:「四大残神中来了三个,够不够?」
  吉里曼斯的神情明显一振,喜形于色地说道:「太好了,有了他们的帮手,我就不怕尤那亚了!」「尤那亚?」圣女殿下的话语中带着一种奇怪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自然,「他身边有很多的高手吗?」「是啊,他隐藏了很多的实力,而且这次他的师门中来了三个神秘的高手,据说非常可怕的。」「真正要多加小心的还是他身边的三个女人!」圣女殿下忍不住轻声说道:「她们每一个的实力都不在残神之下。」「什?!」吉里曼斯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她,「有这样的女人吗?」
  「有一个是你没有抓住的公孙大娘啊!」圣女殿下说完这一句话,就让这次会面告一个结束。
  在吩咐心腹的手下领着圣女殿下一行下去休息之后,吉里曼斯也离开了密室,逕直去找公孙三娘去了。
  「你们公孙世家是不是有什特别的绝技啊?」
  面对吉里曼斯这样的问题,公孙三娘一时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等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之后,她也不禁十分惊讶。现在她已经是公孙世家的名义家主,虽然下面还有不少的人并不服从她的指挥,但在公孙大娘正式出现之前,没有人敢真的站出来与她对抗。
  「真是奇怪,我们家里没有这样的武技啊!」
  听到公孙三娘的解释之后,吉里曼斯有些烦恼地挥挥手,「算了,不管这些事情了,让你準备的事情怎样了?」公孙三娘应声道:「早已準备好啦!她是我的义女,为人十分可靠,现在就等你的安排了。只是有些捨不得啊,……」「好!」吉里曼斯神情转喜,「这有什关係,先给他一点甜头,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拿回来不就得了。」「再说,我也可以先得点补偿。」吉里曼斯突然想起来似的,十分得意的对公孙三娘说道:「你知道吗?刚才来的客人中间有一个就是叶天龙的爱妾啊,她以前可是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忠心耿耿的侍妾。」「那怎会这样呢?」公孙三娘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就是圣女殿下的厉害之处了,现在她可是对圣女殿下言听计从!」吉里曼斯十分得意地说道:「如果有机会,先玩玩叶天龙的爱妾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啊!
  哈哈哈哈……「」圣女殿下?「公孙三娘颇为惊讶地反问道,」是什神殿的圣女?「猛的感觉到自己说漏了嘴,吉里曼斯连忙低喝道:」你不要问这多,反正现在你得尝心愿当上公孙世家的家主了,就要好好为我办事情!「」可是……「
  「没有什可是的,不要忘记了,你心爱的男人还在尤那亚手中,想要把他救出来,就一定要和我合作,合力打倒尤那亚。」听到吉里曼斯这样说,公孙三娘也只有无言以对,其实现在她的心中也十分明白,自己已经完全和吉里曼斯联繫在一起了,两个人可以说是站在同一条船上,而且她也慢慢发觉吉里曼斯实际上是非常厉害的一个人,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叶天龙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睁开眼睛,就看到倩公主睁着一双美眸盯着自己看,而小春和小秋则早已起床。
  「大懒虫,快点起床啦!」
  叶天龙刚刚对倩公主泛起一个温暖的笑容,就听到龙灵儿「美妙」的声音在门口处响起。接着,这个精力总是很充沛的龙族美少女旋风般的冲进来,看到眼前狼藉不堪的场面,她马上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
  「怎啦?难道昨天夜里,这里发生战争了吗?」
  想起昨夜的荒唐和胡天胡地,刚刚端着洗漱用具进入房间的小春和小秋都是俏脸飞红,连头都有些抬不起来。可是倩公主虽然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还是得意。她抬起头来,十分骄傲地说道:「你一个小孩子不懂这些事情的,不要乱说话!」龙灵儿的视线落到倩公主裸露在外的娇躯上,突然小嘴一撇,毫不客气说道:「某个人自己才是没有成熟的小孩子呢!居然还说别人?」「喂,喂!」倩公主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的娇躯遮起来,「这是少儿不宜的,你怎可以随便乱看呢?会教坏你的哦!」叶天龙顿时爆出一阵大笑,差点儿没有从床上掉下来。龙灵儿哪里肯吃这口头的亏,她瞪了月牙眼,反击道:「看看,知道自己的身材不好看,只好把它藏起来了吧?哈哈哈」最后的三声大笑,倒是学足了叶天龙以前那种得意洋洋的样子。
  倩公主一听,当下从床上一蹦而起,抛开被子,露出那娇小玲珑,曲线优美宛若天成,粉妆玉琢的娇美身躯,娇喝道:「要不要比比看啊?」
  「比就比,难道我怕你不成!」龙灵儿哪里肯示弱,「我会让你无地自容的!」
  看到两个少女之间的战火,某个男人自然是心花怒放,暗自欢喜,这一下可有好戏看了。但很快,他的美梦就成空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啊?」现身在门口的绝色佳丽仪态万千,威仪自生,顾盼神生的凤目,让人难以做平视。
  见到是于凤舞出面,倩公主和龙灵儿也只有悻悻地收手,但两个人还是相互瞪了一眼,似乎在约定下次再比试一般。
  看到倩公主还是一丝不挂的站在床上,而龙灵儿也快要春光外洩了,于凤舞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她摇着头说道:「你们快点穿好衣裳吧!」然后对叶天龙娇嗔道:「你怎也不出声制止一下,就看着她们两个在这里胡闹啊?」
  叶天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觉得这样很好啊,……」看到于凤舞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他连忙把话题拉开,指了指放在床头的玉玺对于凤舞说道:「这个东西有什感觉啊?」于凤舞一看之下,不禁娇躯猛震,见多识广的她自然一眼就认出了玉玺,而且也知道这意味着什?她再也没有心思去管倩公主和龙灵儿的事情,连声追问叶天龙,这到底是怎回事?
  听完此事的来龙去脉,于凤舞也只有苦笑的份了。闻讯赶来的晨月也不禁为倩公主的胆大妄为而惊讶不已,但叶天龙此刻却显得十分镇定,对此事的后果并不十分在意。这也让于凤舞和晨月暗中称奇,这个男人的胆识果然是与众不同。
  事已至此,她们也只有严守秘密,想办法尽早回到艾司尼亚,把玉玺归还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