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杰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时日,终于转醒。只觉得身心舒畅,浑身瀰漫着前所未有的劲力。俊杰缓缓的张开了眼睛,映入眼中的是一位面容娇嫩的妙龄女郎。那女郎见他张开眼睛,惊叫了一声,转身叫道:「大姊!大姊!他醒了!」
  俊杰翻身坐了起来,正好瞧见门口走进一位中年女人,不不不,装扮是像中年女人,但是面貌却似只有双十年华。令人怀疑他的真实年龄,到底几何。
  「你醒啦!太好了!你昏迷了这许多天,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们可要累坏了,天天伺候你可真累死人了。尤其是梅兰竹菊四姊妹,天天伺候你,洗澡、更衣、餵饭。可真是辛苦她们了」
  俊杰听她说了一大串,可是仍然摸不着头绪。隐约只记得,入谷时似乎和一个女人有过一番云雨。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何会在这里、这里是否是万花谷他一点也不知道。他等到她说完话,问道: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是谁?我昏迷多久了?」
  「哎呀!慢慢来!一次问一个问题嘛!叫人家怎么一次回答那么多问题呀!」
  「对不住!我太急了!」俊杰说。
  「好吧!首先,我叫做『花姨』,她是『竹剑』。这里嘛!就是『万花谷』啦!你在咱们『梅剑』闺房,算算也昏睡了七天了。」
  「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到要问你了,你是怎么能通过谷口的『万花迷魂阵』的?老实说来,不要说谎,小心我杀了你」花姨威胁的说。
  「我是万花剑的义子,张氏是我义母。我能通过『万花迷魂阵』自然是我义母教我的。可是………」俊杰还没说完花姨又道:
  「哦!原来是自己人呀!难怪你能进来,可是你没事跑这儿来做什么呢?还有,你既然能入谷,为何会昏倒在我们万花楼的门口呢?难道你不会敲门吗?」
  「唉!一言难尽呀!简单的说,就是我们风云山庄被毁灭了。义父命我来此求艺,好找出仇人,报仇血恨,并重建山庄。至于我为什么昏倒在万花楼门口,老实说,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只记得,我似乎走出了迷魂阵,遇到了一个人,之后就不知道了。」
  花姨道:「嗯!最近我也觉得很奇怪,谷中似乎有外人潜伏,偏偏谷主外出云游快活去了,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花姨显得很担忧,眼睛盯着窗外不知想些什么。
  俊杰道:「谷主不在,那我该怎么办呢?我能留在这里学艺吗?」
  花姨道:「你留下来倒不是问题,我想谷主也会跟我一样让你留下来的,只是…………」
  俊杰急道:「只是什么?」
  花姨道:「别急!只是不知道谷主何时会归来,再由谷主教你本门神功。我怕我们这些人的功力不够,误了你的大事。」
  俊杰听完此言,心中感到微微失望。
  「啊!有了!」花姨喜道:「我记得,本门神功是录在一本『万花秘录』中,谷主曾经交代我们要好好看守,我把书本拿给你研习,那就没问题了。」
  俊杰喜道:「太好了!那我就可以留下来了!」
  花姨道:「没错!你再好好休息一天,明天早上我再开始传你功夫。竹剑,走吧!让万公子好好休息吧。」
  竹剑道:「是!」转身跟着花姨走了出去,把房门关了起来。
  第二天很快的就来到了,花姨如言把俊杰叫到『冰火洞』,开始教他功夫。
  「万公子,我先把本门神功的精神告诉你,本门神功的威力,其实不在肉眼可见的功夫招式,而是在于内力的养成与运使。有了无与伦比的内力,加上运用自如的能力,那又有什么功夫不能使,而且用起来要比诸其他人更加有威力。同样一掌,别人只能令你疼痛,而你的一掌却能摧筋断骨,要了他的老命。」
  俊杰道:「我懂了,内力深厚的就像大力士,内力不足者就像小孩童,功夫招式则是大铁棒。大力士用大铁棒自然威力惊人,小孩子玩大铁棒自然伤不了人。」
  花姨道:「比喻得好极了,正是这个道理。本门神功何以较诸别的们派尤有过之,其实关键是在于『羞耻心』。」
  俊杰道:「羞耻心?」
  花姨道:「是的!因为本门神功,乃源自密宗欢喜佛所传下来的『双修密法』,再经谷主的多年研修,改进而来,成为『凌波仙术』。」
  俊杰道:「『双修密法』是什么?」
  花姨道:「『双修密法』就是男女在交合时,两人同时修习的密法,两人都可获得绝大的助益。所谓和『羞耻心』有关就是导因于此,因为一般人,尤其是女人,哪好意思和很多男人『双修』呢?而本门神功却要求与愈多人修愈好,功力的增进才快,因此为正道中人所不取。而你,我想这一点不是问题啦!」
  俊杰心里偷笑道:「嘻!这一味最适合我了!」
  花姨续道:「我先把总纲念与你听。你仔细听着,天下万物皆分阴阳,太极生阴阳,阴阳生万物。阴阳调和,万物成焉。人身亦不乎阴阳,男属阳女属阴,阴阳调和,万气生焉,万气勃发则神功自成。」
  花姨见俊杰兴致勃勃续道:「不过要练此神功也有一点难处,就是………」
  俊杰急道:「什么难处?」
  花姨道:「就是练的男人『本钱』要足够,若是不足者妄练,则不但无益反之有大害,不可不甚。」说着说着,双眼便在俊杰的跨间瞄来瞄去。
  俊杰知道花姨在想什么,毫不犹豫的褪下裤子,露出他那粗莽的阳具。花姨的眼睛陡然一亮,眼光直盯着俊杰的巨枪。好一会儿才又说道:
  「本钱你是有了一半,另一………」
  俊杰又急了:「一半?」他是一向非常自豪于自己的小弟弟的大小、形状,可是花姨居然说只有一半。
  花姨道:「是的,一半,另一半要试过了才知道。我们现在就来试一试吧!」
  说着便走向俊杰。
  来到俊杰面前,花姨伸手扶起俊杰的阳具,蹲下来,嘴一张,便含着俊杰的巨枪,用力吸吮起来。这花姨的嘴功真不是盖的,俊杰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迅速的升起,直冲脑门。俊杰很快就到了他的极限,一股热浓的精液,直射入花姨的喉咙深处。
  花姨的口直到俊杰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才离开他那仍然挺立的阳具。笑着说:
  「看来你的本钱还不够喔!没关係,我们会给你好好训练一番,不用担心。」
  俊杰羞涩的道:「是是是,我一定会虚心学习的,希望能早日修习神功。」
  花姨道:「好,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个冰火洞,好好培养你的本钱吧!我会叫『梅兰竹菊』在这里陪你练功,他们会告诉你该怎么练的。」
  俊杰道:「是」
  花姨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俊杰一个人。
  俊杰送走了花姨,才认真的打量这个『冰火洞』。洞本身并不大,洞口有一块扁平树立的大石头,就像屏风一般,挡住内外的视线。洞的中央有一座石床,靠里面的石壁上,有两道不小的泉水,激射而汇聚于底下的水池。这池水不见流出的水流,却也不见它涨过水池,想是另有出水口。
  俊杰看了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又站了这许久,便想坐到床上休息。哪知刚一屁股坐了下去,立刻跳了起来。这床竟然会热得烫人!
  俊杰这才又仔细的查看这张床,俊杰运气于手掌,自然不怕这点温度,伸手便要试一试这床。然而,这次却更让他意外,手上传来的却是如冰的冰冷!
  「嘻!甭试了!」梅剑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笑着说:
  「这床可是本谷至宝『玄冰烈火床』,它会在瞬息间,由至冷变成至热,冷热交替不定。这床就是你的第一件功课了。」
  「哦!第一件功课?」
  「是呀!你要先能在这上面睡上一个月才算通过。」
  「哇!你开什么玩笑,光是一种冷或热就受不了了,更何况是忽冷忽热。你真是爱说笑,你自己上去试试。」
  「谁有空跟你开玩笑啊!这才是基本功而已呢!以后才难呢!你马上给我上去躺好,不然拉倒,立刻出谷去。」
  俊杰听到出谷两字,心中一凛,不敢玩笑。运起全身内力护住全身,缓缓的爬上床,躺了下去。
  「这才对嘛!」梅剑笑着说:「你躺在上面有两种作用,一是让你能忍受忽冷忽热、至冷至热的变化。二是让你体内的真气阴阳兼备,加速内力的锻炼。所以你要乖乖的躺好,尽量忍着点。」
  「是--是………」原来此时床正是处于至冷的状况,俊杰冷的直打哆嗦。
  「哇!---」俊杰突然一声惨叫。原来床又转为至热了。才刚有点适应冰冷的他,皮肤又接触到这原本就会烫人的温度,那种烫的感觉更胜于原本的温度,俊杰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要烧焦了。
  「喂!你鬼叫什么啊!你现在还穿着衣服耶,以后可是要脱光了躺呦。现在这样就受不了,那还练什么?」
  「是!是!我不叫不叫。」俊杰还真怕她们会赶他走。
  「嗯!这才像话。」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俊杰日夜不停认真练功。由于有『玄冰烈火床』的辅助,俊杰的功力突飞猛进,并且全身已不再畏惧床的冷热聚变。
  这天,梅剑陪同兰剑一起来到这『冰火洞』。
  梅剑道:「嗯!第一课总算上完了,从今天起,就可以继续上第二课喽。」
  兰剑道:「还记得一个月前,花姨说,你只有一半的『本钱』吗?」
  俊杰羞赧道:「记得。」
  兰剑道:「从第二课起,就是要培养另一半『本钱』了。」
  俊杰道:「是,请快点开始吧。」俊杰对这件事还真有点急。
  梅剑道:「快?待会儿可不要哀哀叫。」
  兰剑道:「你可曾注意过,床中间有个洞?」
  俊杰道:「是,不知有和用途?」俊杰其实早就注意到那个洞了,可是一直猜不透到底有何用途。
  兰剑道:「第二课就要利用这个洞了。」
  俊杰道:「哦!怎么用?」
  兰剑道:「就是把你的那话儿放到里面,如同上次一样,一个月。」
  俊杰怀疑道:「行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俊杰现在虽然不再怕『玄冰烈火床』的冷热,但是那话儿可比其他地方娇嫩脆弱多了,他可不敢轻易尝试。
  兰剑道:「行的!只要你把对抗冷热的本事,全力集中就可以了。当然,一开始会比较苦,但是,这是修炼神功的必备基础,你一定要熬过去。」
  俊杰虽然半信半疑,但是仍然缓缓把那话儿放了进去。当然,俊杰运起全身功力护着那话儿。他可不希望那话儿受到一丁点伤。
  虽然,『玄冰烈火床』的冷热变化是伤不了那话儿,但是那话儿在阵阵冷热交替中,却逐渐坚硬、膨胀起来。
  兰剑道:「这就是所谓的『金冷法』,他可以使你的小弟弟,更坚挺、更有耐力,并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热度。你的小弟弟,必须能够承受至冷至热的考验,并且要有足够的耐力,才有资格修习本门神功。否则,必定是--精散而亡。此点至为重要,不可不知。」
  俊杰道:「原来如此。」
  虽然俊杰仍有些许怀疑,但是也没有其他方法,只有任她们摆布了。俊杰便在这种心情下,继续他的练功课程。
  ~~~~~~~~~~~~~~~~~~~~~~~~~~~~~~~~~~~~~